菜单

九里区法庭动用今世通信设备远程调整

2020年7月16日 - 法制民生

365bet手机版,5月5日,枞阳法院民二庭法官调解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促使原被告握手言和。
枞阳县老洲镇老左这几年一直在外承包农田,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201…

(姜旭 段绪朝)
2006年,江苏徐州市九里区人民法院民二庭尝试利用电话、传真、互联网电子信箱、QQ可视电话、雅虎通等现代网络通讯手段,组织安排相距数千里的异地原被告进行调解,累计调解成功数起商事案件11件,均获得成功,并且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徐州某公司诉重庆某公司买卖合同货款纠纷案,徐州市九里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民二承办法官即赴重庆进行财产保全、送达应诉材料,并与被告进行了沟通,确认了电话、传真、互联网电子信箱、QQ可视电话、雅虎通等通讯联系方式和送达地址。承办法官考虑到被告在远距数千里的异地,来往费时费财等客观困难因素,为减少双方当事人和本法院的诉讼成本,提高案件审理效率,在征得双方同意后,按照有关诉讼期间的法律规定及法院日常工作的安排,利用上述现代通讯设备向双方当事人传达信息、交换意见、组织原被告双方利用电子信箱、QQ、雅虎通等可视电话进行调解。在承办法官的积极疏导、沟通下,最终促成双方达成一致的调解意见,并当即进行了电子信函确认调解过程记录、调解协议,签收了民事调解书。事后承办法官为慎重起见,邮寄特快专递,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再一次书面确认、签收了民事调解书。
案件的远程调解,节省了大量的诉讼资源,减轻了当事人的讼累,提高了案件的审判效率。九里区法院民二庭利用网络远程调解的做法获得了双方当事人的一致好评并得到了法院审委会的肯定。该院院长要求今年审判工作中民二庭进一步大胆试验,严格技术细节,积累经验,以便在全院审判庭进行推广。

(沈兵)
近日,在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法院法官的主持下,原、被告双方对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协议纠纷案达成调解协议,被告返还原告的土地转让款人民币41000元。
原告王某系宣州区新田镇某村村民,被告唐某系宣州区向阳镇某村村民。2008年5月11日,唐某将承包面积为2.1亩的责任田,以43000元的价格转让给王某用于建房。王某当日即付款43000元。唐某收到该款后,未实际交付转让的土地。后因双方协商未果,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唐某返还农田转让款43000元及利息损失3798.3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农村的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而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原、被告私自达成转让承包土地用于建房的行为,明显违反有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行为无效。法院的审判人员在向原、被告宣传了上述法律规定后,双方当事人均认识到私自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违法性。
最后,在法院的主持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原告只要求被告返还41000元。调解协议达成后,被告于次日即将转让款41000元返还给原告。

(罗莎 邓敏)
“你们公平、公正、细致地办案我信服,我决定撤诉。”4月9日上午,已年过古稀的原告辛某拉着广西桂平市人民法院金田法庭办案法官的手激动地说,并当场写下撤诉申请书。
2月20日,家住桂平市南木镇黎明村的老人辛某来到桂平法院金田法庭称,同村的杨某耕种超过了地界,侵占了与其相连的承包耕地八厘地,请求法院审理判决被告杨某停止侵害、返还侵占属其所有的承包耕地。案件受理后,承办法官认真了解案情后认为,原、被告都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又是邻里关系,双方因土地纠纷已积怨十多年,如不尽快解决好将会引起双方矛盾激化,于是决定尽快开庭审理。但考虑到原被告年事已高,为方便双方当事人,承办法官决定到村委会开庭审理。
4月9日清晨,金田法庭的法官们早早来到黎明村,在开庭前召集双方当事人以及村委会干部等相关知情人一同前往争议地实地勘察。但由于经过四天的暴雨洗礼,前往争议地的道路泥泞,车辆无法到达。但这却没有阻挡住法官办案的脚步,在步行半小时到达争议地后,法官们立即开始丈量勘察。勘察过程中,法官们没有就案办案,没有放弃调解的方式化解双方的矛盾,于是同时对双方当事人说法、说理、劝解。最后在大家的见证下,经过法官们两个多小时田间来回细心、耐心的反复丈量,得出被告杨某没有侵占辛某土地的结果。看到法官们公正公平、认真负责的办案态度,辛某对法官们丈量的结果没有任何异议,并表示要当即予以撤诉,此时,这对十多年的老“冤家”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并握手言和。最终,这起十多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在在场群众的一片好评声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5月5日,枞阳法院民二庭法官调解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促使原被告握手言和。

枞阳县老洲镇老左这几年一直在外承包农田,是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2012年,老左在黑龙江省承包了大片土地发展种植业。肥沃的黑土地带来财富与收获,可是老左同时又在新疆开辟了另一项目,分身乏术。当即便将东北这片土地转包给同乡汪某和陈某经营,由二人分别给付土地承包转让费28万元。汪某按约给付了承包费,但陈某逾期并未履行约定义务,催讨了几次也无果。老左便将陈某起诉至法院,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庭审中,老左谈到自己为追讨该欠款,特地从新疆乘飞机回安庆参加诉讼,又额外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要求陈某同时负担自己的律师费和机票费用。

承办法官考虑到两人都是在外经商的老乡,合作多年,维护良好的关系不易,遂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承办法官重点从乡情理法出发,告知陈某谋事创业要实,重视诚实信用。在法官的主持调解下,陈某当庭同意立即付清该款,并负担老左为本案诉讼所用去的律师费5000元和机票费用5000元,案件调解结案,双方重新握手言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