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

2020年6月17日 - 法制民生

梁增基在地里观察一高一矮两个小麦育种材料的生长情况。 本报记者江娜文/图
54年前,一个叫梁增基的小伙子从西北农业大学…

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奇——记陕西省长武县农技站小麦育种专家梁增基
54年前,一个叫梁增基的小伙子从西北农业大学毕业,没有回他的故乡广东,而是背着行李来到渭北的一个小县城——长武县,从此,在这片土地上,他从风华正茂一直到白发苍苍。
半个多世纪的坚守中,梁增基育成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把旱地小麦的亩产量从60公斤提高到了500公斤。他培育的小麦品种推广后增产25亿公斤以上,增加经济效益40亿元以上。
麦浪翻滚的6月中旬,记者在陕西省长武县第一次见到老梁,他才看品种回来,已经82岁高龄,背微微驼,脸色黝黑,头发花白直立着,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一页纸分了30多个格,记录不同试验品种的表现,每格里面都记着米粒大小的字。
一个县级农技站育出三个国审品种
长武县是典型的旱区,祖祖辈辈靠天吃饭。丁家镇十里铺村农民张万福还记得当时的小麦:长得有一米二三那么高,穗子小得像蝇头一样,每穗只有18粒。“那时候,平均亩产只有60公斤,哪个县亩产超过75公斤都要得先进的。”
那是1961年,梁增基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武县农技站就面对亩产低这样的局面。他动了很多脑筋,“一开始也想从其他地方去引种,但是引来的种子不理想,最后下定决心自己育种。”
育种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没资料、没劳力、没材料、没场地、没资金……啥都得从零开始。写信去函给全国各地科研单位要种子、要数据;租来二亩地,整地划区,拉行开沟,各式各样的品种撒进试验田里;下种、锄草、施肥,小麦扬花抽穗时一株一株选、一棵一棵作记号,梁增基就泡在地里。
直到现在,每天到地里转一圈都是老梁的必备功课。午后,记者跟随老梁再次来到试验田。小麦已经半黄,麦穗摇曳着白刺刺的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
老梁走到一个矮秆品种前,费劲地半蹲下去观察。“梁老师身体不好,可他老放不下。直到去年他还亲自在地里做小麦杂交。”他的学生慕芳说:“大热天的,搬一把小板凳坐在地里,一棵一棵地去雄、授粉,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7点,戴着个老花镜,做得比我还快。”
老梁就这么侍弄着小麦过日子,经过了无数次的艰难曲折。到了1971年,两个新品种“7125”和“702”终于问世,比当时的老品种增产20%以上。
接下来几年里,老梁又用“702”的姊妹系育成了“秦麦四号”。这个品种当时几乎覆盖了整个咸阳北部、陕甘两省6个地市,年种植面积152万亩,成为当时渭北和甘肃旱地小麦面积最大的品种,也因此获得了农业科技进步三等奖。
7125、702、秦麦四号、长武134、长旱58、长武131……50多年来,老梁育种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歇。就在去年6月,已经81岁高龄的老梁培育的“长航一号”再次通过省级审定。至此在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成绩单上已经有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这了不起的成就,竟然就是出自一个科研条件简陋的县级农技站。
现在,张万福种上了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一亩地就打500公斤,够一家子吃的了。”
“旱作小麦育种研究对于当前农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品种不但在陕西,在同纬度的其他旱区同样适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教授、陕西省旱地小麦商业化育种联合体首席专家谢惠民告诉记者。
旱作小麦育种难度大,很多专家不愿搞。老梁说,那要看农民需不需要
我国是一个水资源短缺的国家,但是我们的农业科技中,专门研究旱作小麦育种的并不多。谢惠民告诉记者,当前旱作小麦研究有三个难处:一是抗旱性是多基因控制的一个形状,在研究上存在很多困难;二是抗旱育种时间更长,在不同条件上都要做重复试验,比如有平地、有坡地,坡地又分阳坡、阴坡等,试验条件多样而且复杂;三是旱地面积相对小,旱作小麦品种推广不了多少,评职称、获奖都很难。
专家不愿搞的事,老梁愿意。对于老梁来说,难不难?能不能获奖?这些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农民需不需要?
在老梁育出的这些品种中,除了抗旱节水这个特性以外,也都是同时立足于当时的实际问题。
比如秦麦四号,当时主要解决的是抗小麦条锈病问题,它在推广区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隔离带”,对阻隔锈病流行小种南北传播,减轻锈病对关中东部的压力,起到重要作用。“是梁增基把小麦锈病挡在了西北,在推广区阻断了小麦锈病南北传播的道路。”有关专家对此评价说。
在这之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推广化肥上塬,化肥带来了倒伏问题,于是老梁培育了长武131,这是一个矮秆半矮秆的品种,能够有效抗倒伏。
为了解决叶枯病问题,用四个品种进行杂交,获得了多抗性表现优异的品种长武134。
老梁在这些年育种中一直隐约有个想法,就是品质问题,但是育种就是一个在多种诉求中优先筛选的过程,产量、抗性等问题基本上解决以后,老梁又把目标放在优质上,想要选育一种适合做面包的小麦,于是又有了“长旱58”。
这个优质多抗高产的小麦品种,随后被国家审定,列入了农业部“863”计划和科技部科技成果转化项目。2006年渭北、河南、山东等旱作业地区种植面积达2500万亩,并被列为农业部高产创建示范片品种,在长武、永寿连续五年亩产超过千斤。
“他解决了旱地小麦的锈、冻、倒、旱、筋五大难题。”业内这样评价老梁的成果。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包括他的同学,许多都做了官,但他就是舍不下他的这些品种
老梁的家,只有50平方米。仄狭的卧室里,床跟墙之间塞进一张已经磨掉油漆的老式桌子,桌子摆着一部电话,电话机和话筒分别包着塑料袋。这就是老梁工作的地方,虽然老伴经常抱怨灯光弄得睡不着,老梁还是每天都工作到12点以后。
多年来,老梁已习惯了最简朴的生活。在地里育种,有时候过了饭点饿了,他也不愿意停下来,还诙谐地说:“人的肚子,你说饿就饿,你说不饿就不饿。”还有时候,就干脆带着锅盔、馍馍到地里吃。
“有一次,他的右脚摔伤了,磕出大块淤血,他也不管,还下地,结果伤口化脓了,医生让休息,结果他伤口刚一好,拄着个拐杖一瘸一拐又下地了。”女儿梁润芳告诉记者。
“去年9月份正赶上我们承担的国家区试项目播种,有一天晚上6点多钟,雷阵雨一下子来了,连雇来的农民都回去躲雨去了。因为区试项目要求必须在一天内播完,最后就剩下我们几个人,梁老师那年也81岁了,硬是跟我们一起播完种,才到仓库躲雨。别说衣服了,连鞋子脱下来都往外倒水。”慕芳说。
这么多年,老梁也不是没有机会,省内和外省两所农科院曾3次许以优厚条件调他去工作,他都婉言谢绝。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包括他的同学,许多都做了官,但他就是舍不下他的这些品种。
刚到长武的时候,大米还是稀罕物,吃口米饭成了他梦里的乡愁;现在大米随时买的到,老梁却已经习惯手里擎着白面馍。“就系机……”只有一口浓重的广东普通话提醒着我们,这位为我国旱地小麦特别是渭北旱塬小麦生产作出重大贡献的老人,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

他是个传奇——在渭北旱塬上坚持育种半个世纪,培育出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把旱地小麦的亩产量从60公斤提高到了500公斤;他培育的小麦品种推广后增产25亿公斤以上,增加经济效益40亿元以上。

情到深处文自成:记我国着名旱地小麦365bet手机版,育种专家梁增基记我国着名旱地小麦育种专家梁增基

梁增基在地里观察一高一矮两个小麦育种材料的生长情况。

他是梁增基,陕西长武县农技站小麦育种专家。

□ 本报记者 史俊斌 实习生 蒋冲亚

本报记者江娜文/图

54年前,一个叫梁增基的小伙子从西北农业大学毕业,没有回他的故乡广东,而是背着行李来到渭北的一个小县城——长武县,从此,在这片土地上,他从风华正茂一直到白发苍苍。

在陕西乃至我国整个育种界,小麦育种专家梁增基的名字,那是响当当,没的说!在陕西省咸阳市长武县周边地区,更有“要打粮,找老梁”式家喻户晓的口头禅。

54年前,一个叫梁增基的小伙子从西北农业大学毕业,没有回他的故乡广东,而是背着行李来到渭北的一个小县城——长武县,从此,在这片土地上,他从风华正茂一直到白发苍苍。

半个多世纪的坚守中,梁增基育成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把旱地小麦的亩产量从60公斤提高到了500公斤。他培育的小麦品种推广后增产25亿公斤以上,增加经济效益40亿元以上。

梁增基,生于1933年,广东高州人,1961年西北农学院(现西北农利科技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长武县农业技术推广站,从此便扎根于此。如今,当年风华正茂的27岁小伙子已发霜染鬓,进入耄耋之年,但他却仍然退而不休,继续从事着自己钟爱一生的小麦制种事业。

半个多世纪的坚守中,梁增基育成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把旱地小麦的亩产量从60公斤提高到了500公斤。他培育的小麦品种推广后增产25亿公斤以上,增加经济效益40亿元以上。

麦浪翻滚的6月中旬,记者在陕西省长武县第一次见到老梁,他才看品种回来,已经82岁高龄,背微微驼,脸色黝黑,头发花白直立着,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一页纸分了30多个格,记录不同试验品种的表现,每格里面都记着米粒大小的字。

今年6月,陕西省咸阳市科技局发出通知,决定在全市科技系统内全面学习梁增基同志先进事迹。7月7日,中共长武县委、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全县范围内全面学习梁增基同志先进事迹并授予其“科技创新标兵”荣誉称号,同时奖励其“科技创新特别贡献奖”10万元人民币,而老梁却当场决定把钱捐给了长武县的留守儿童们。

麦浪翻滚的6月中旬,记者在陕西省长武县第一次见到老梁,他才看品种回来,已经82岁高龄,背微微驼,脸色黝黑,头发花白直立着,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一页纸分了30多个格,记录不同试验品种的表现,每格里面都记着米粒大小的字。

一个县级农技站,三个国审品种

创新不止 文着黄土

一个县级农技站育出三个国审品种

长武县是典型的旱区,祖祖辈辈靠天吃饭。丁家镇十里铺村农民张万福还记得当时的小麦:长得有一米二三那么高,穗子小得像蝇头一样,每穗只有18粒。“那时候,平均亩产只有60公斤,哪个县亩产超过75公斤都要得先进的。”

在农业专家眼里,老梁总是在创造奇迹他改变了渭北旱塬传统的种植模式,解决了旱地小麦的锈、冻、倒、旱、筋五大难题;他育成的“7125”、“702”、“秦麦四号”、“长武134”、“长旱58”、“长武131”、“长航一号”达到三个国审、四个省审;他培育的小麦品种推广后占到全国旱区9000万亩的25%以上,增产25亿公斤以上,增加经济效益40亿元以上……

长武县是典型的旱区,祖祖辈辈靠天吃饭。丁家镇十里铺村农民张万福还记得当时的小麦:长得有一米二三那么高,穗子小得像蝇头一样,每穗只有18粒。“那时候,平均亩产只有60公斤,哪个县亩产超过75公斤都要得先进的。”

那是1961年,梁增基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武县农技站就面对亩产低这样的局面。他动了很多脑筋,“一开始也想从其他地方去引种,但是引来的种子不理想,最后下定决心自己育种。”

1961年,梁增基刚刚从西农毕业,响应中央“到农村去”的号召,孑身一人来到陕甘两省交界的国家级贫困县长武报到上班。南粤籍的大学生进了北方偏僻小县的农技站,成为长武县全境鲜有的知识分子。

那是1961年,梁增基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武县农技站就面对亩产低这样的局面。他动了很多脑筋,“一开始也想从其他地方去引种,但是引来的种子不理想,最后下定决心自己育种。”

育种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没资料、没劳力、没材料、没场地、没资金……啥都得从零开始。写信去函给全国各地科研单位要种子、要数据;租来二亩地,整地划区,拉行开沟,各式各样的品种撒进试验田里;下种、锄草、施肥,小麦扬花抽穗时一株一株选、一棵一棵作记号,梁增基就泡在地里。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渭北地区,冻、旱、涝、锈、倒、黄矮病等常发生,正是多灾困苦的岁月,长武十年平均小麦亩产才61.1公斤。梁增基用一年时间跑遍了长武的山山水水,发现“种子问题”是主要症结。他一边从调查研究入手,总结提高当地传统农业技术,一边到处发信,进行引种试验。但是,直到1973年,渭北洛川的群众还在高呼古老低产的品种“红秃麦万岁”,就因为引进的品种过不了“冻害”、“锈病”、“黄矮病”和“对干旱肥力不适应”四道难关,梁增基也碰了一连串钉子。当时他引进的“华北187”等品种正拟推广时,却遭遇了1964年流行的锈病,连麦秆都成了一把灰,他差点掉出了眼泪。“没办法,只能自己育种。”梁增基说。

育种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没资料、没劳力、没材料、没场地、没资金……啥都得从零开始。写信去函给全国各地科研单位要种子、要数据;租来二亩地,整地划区,拉行开沟,各式各样的品种撒进试验田里;下种、锄草、施肥,小麦扬花抽穗时一株一株选、一棵一棵作记号,梁增基就泡在地里。

直到现在,每天到地里转一圈都是老梁的必备功课。午后,记者跟随老梁再次来到试验田。小麦已经半黄,麦穗摇曳着白刺刺的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

育种如育人,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他写信去函给全国各地科研单位要种子、要数据,整地划区,拉行开沟,100多个品种各式各样地撒在了他的试验田里,从下种、锄草、施肥、防虫、立标、建档,梁增基一刻也不停歇;扬花、抽穗,梁增基点点滴滴都记在心里;就这样株株过目,个个挑选,单打单收,地畔当枕、地面做床,梁增基一切亲自动手,从选材、杂交、收获、脱粒都是亲力亲为。冬天,实验室里像个冰窟窿,他经常边哆嗦边写材料;夏天,地里蚊子一抓一把,可他看着麦子分蘖傻傻发笑……

直到现在,每天到地里转一圈都是老梁的必备功课。午后,记者跟随老梁再次来到试验田。小麦已经半黄,麦穗摇曳着白刺刺的光,晃得人眼睛睁不开。

老梁走到一个矮秆品种前,费劲地半蹲下去观察。“梁老师身体不好,可他老放不下。直到去年他还亲自在地里做小麦杂交。”他的学生慕芳说:“大热天的,搬一把小板凳坐在地里,一棵一棵地去雄、授粉,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7点,戴着个老花镜,做得比我还快。”

10年磨一剑,1971年,经过上万次的试验,梁增基所培育的条锈免疫、抗冻、抗旱、丰产“7125”“702”终于成功!长武小麦从此亩产首次跨越了100公斤。

老梁走到一个矮秆品种前,费劲地半蹲下去观察。“梁老师身体不好,可他老放不下。直到去年他还亲自在地里做小麦杂交。”他的学生慕芳说:“大热天的,搬一把小板凳坐在地里,一棵一棵地去雄、授粉,从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7点,戴着个老花镜,做得比我还快。”

老梁就这么侍弄着小麦过日子,经过了无数次的艰难曲折。到了1971年,两个新品种“7125”和“702”终于问世,比当时的老品种增产20%以上。

“是梁增基把小麦锈病挡在了西北,在推广区阻断了小麦锈病南北传播的道路。”杨凌西农大小麦专家们对此十分感慨。“旱原小麦创奇迹,吃粮想着梁增基”、“南有袁隆平、北有梁增基”……梁增基不仅彻底改变了渭北人的吃饭问题,也用艰辛的育种换来了最朴素的感谢。

老梁就这么侍弄着小麦过日子,经过了无数次的艰难曲折。到了1971年,两个新品种“7125”和“702”终于问世,比当时的老品种增产20%以上。

接下来几年里,老梁又用“702”的姊妹系育成了“秦麦四号”。这个品种当时几乎覆盖了整个咸阳北部、陕甘两省6个地市,年种植面积152万亩,成为当时渭北和甘肃旱地小麦面积最大的品种,也因此获得了农业科技进步三等奖。

在育成多个推广品种之后,为缩短育种周期,多育新品种,他独创用异源、高强度多抗性和多品种复合杂交法,结合用幼嫩种子低温催芽春化后作夏季自然加代以及用早播扮孽移栽扩繁法,加快育种进程,将本来需要十几年也很难完成的复杂工作,仅用8年时间就育成了综合性优良、多抗、高产、较优质的“长武134”小麦良种。

接下来几年里,老梁又用“702”的姊妹系育成了“秦麦四号”。这个品种当时几乎覆盖了整个咸阳北部、陕甘两省6个地市,年种植面积152万亩,成为当时渭北和甘肃旱地小麦面积最大的品种,也因此获得了农业科技进步三等奖。

7125、702、秦麦四号、长武134、长旱58、长武131……50多年来,老梁育种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歇。就在去年6月,已经81岁高龄的老梁培育的“长航一号”再次通过省级审定。至此在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成绩单上已经有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这了不起的成就,竟然就是出自一个科研条件简陋的县级农技站。

探索永无止境,以“长武134”为基础进行小麦品质改良工作,梁增基大胆地将水地品种的抗性和油脂性引入旱地品种,让旱地小麦长出了水地的气势。于2001年育成优质多抗高产的小麦优良品种“长旱58”,2004年通过国家审定,被列入国家农业部863计划和科技部成果转化项目进行开发。在陕西渭北、甘肃南部、河南、山东等地推广。2009年元月获陕西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7125、702、秦麦四号、长武134、长旱58、长武131……50多年来,老梁育种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歇。就在去年6月,已经81岁高龄的老梁培育的“长航一号”再次通过省级审定。至此在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成绩单上已经有了三个国审品种、四个省审品种。这了不起的成就,竟然就是出自一个科研条件简陋的县级农技站。

现在,张万福种上了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一亩地就打500公斤,够一家子吃的了。”

小麦育种中,抗旱与抗倒伏是一对历来难以克服的矛盾。梁增基选用高秆抗旱品种同矮秆大穗大粒多抗性好以及农艺性优良的三个品种进行复合杂交,并大量扩大群体,他确立了100多个杂交组合,在优良的组合中种植近千个株系上亿粒种子,在严重干旱和特殊多雨年份强化选择。在他的试验田里,一垅垅田畦,一个个标签令人眼花缭乱。田间选株,室内选粒,对照亲本和目标考察后代的遗传性,对照多年气候考察其性状的稳定性,周而复始,在选择与淘汰中找寻着每一个惊人的瞬间,抗旱又抗倒高产的“长武131”就是在这样的辛劳中诞生的。经测定,“长武131”的根深达3.4米,茎壁较薄,茎秆半矮,旱涝成熟度好。

现在,张万福种上了老梁的旱作小麦品种:“一亩地就打500公斤,够一家子吃的了。”

“旱作小麦育种研究对于当前农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品种不但在陕西,在同纬度的其他旱区同样适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教授、陕西省旱地小麦商业化育种联合体首席专家谢惠民告诉记者。

老梁对科技日报记者说:“我一辈子从事科研工作,不怎么喜欢书写和发表各种论文,和农民常年打交道惯了,只喜欢实打实,我已经把我的论文全部写在大地上了!”

“旱作小麦育种研究对于当前农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些品种不但在陕西,在同纬度的其他旱区同样适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院教授、陕西省旱地小麦商业化育种联合体首席专家谢惠民告诉记者。

专家不愿意搞,老梁愿意,因为农民需要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扎根旱塬 乐守清贫

责任编辑:刘菁

我国是一个水资源短缺的国家,但是我们的农业科技中,专门研究旱作小麦育种的并不多。谢惠民告诉记者,当前旱作小麦研究有三个难处:一是抗旱性是多基因控制的一个形状,在研究上存在很多困难;二是抗旱育种时间更长,在不同条件上都要做重复试验,比如有平地、有坡地,坡地又分阳坡、阴坡等,试验条件多样而且复杂;三是旱地面积相对小,旱作小麦品种推广不了多少,评职称、获奖都很难。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用取土钻钻上2米深,抓一把土,就能看出来年的收成。半个世纪的科研实践,梁增基对渭北旱塬的气候和土壤结构了解透彻,长武群众形象地称他为“土地公”。

专家不愿搞的事,老梁愿意。对于老梁来说,难不难?能不能获奖?这些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农民需不需要?

梁增基研究了旱地小麦水分生产潜力和氮磷配合的肥料利用率,提出了“促进旱作高产品种利用深层水的旱地高产法”,写有8篇论文登在省级刊物上,并提出了“施肥按纯肥公斤来推算,氮6磷5钾4合理配,播前机耕一次施,想要麦胖增厩肥”和“麦茬留高防径流,晚翻合墒紧耙耱,来年丰收看今秋雨,一米半墒好定措施”等一系列技改措施。他每年给县上写12份生产技术论证报告,提供技术咨询,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根据已改造的技术,先后编写了《长武县小麦生长发育进程和栽培管理技术要点》和《长武县小麦平均亩产200公斤栽培管理技术规范》墙贴表,经省市有关部门批准,印发推广。小麦高产之后,群众单一种麦,年年连作,造成小麦全蚀病和杂草恶性漫延,严重阻碍着高产品种高产作用的发挥;为了结合轮作给高产开路,他又创造了“地膜高产油菜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结合芋麦烟麦轮作,也首次解决了将甘兰型油菜北移的问题。

在老梁育出的这些品种中,除了抗旱节水这个特性以外,也都是同时立足于当时的实际问题。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老梁在长武53年,历届的县委书记都拜访过他。有一位县委书记说过:“长武地里种什么,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收,我们都听老梁的。”

比如秦麦四号,当时主要解决的是抗小麦条锈病问题,它在推广区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隔离带”,对阻隔锈病流行小种南北传播,减轻锈病对关中东部的压力,起到重要作用。“是梁增基把小麦锈病挡在了西北,在推广区阻断了小麦锈病南北传播的道路。”有关专家对此评价说。

老梁65岁以前每次上省、市开会或办业务,都是搭乘公共汽车,住旅馆是最低价的。从1979年以来,他四处奔波多方努力,亲自动手,由国家投资20万元,建设起目前有100多万元固定资产的试验基地,许多设备都是他将省上给的少量育种费一点一滴节约下来而购置的。

在这之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推广化肥上塬,化肥带来了倒伏问题,于是老梁培育了长武131,这是一个矮秆半矮秆的品种,能够有效抗倒伏。

咸阳市科技局局长张璞波告诉记者,“育种就是老梁的天,老梁这辈子有三不离:不离农民、不离种子、不离土地”。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为了解决叶枯病问题,用四个品种进行杂交,获得了多抗性表现优异的品种长武134。

上世纪70年代,陕西农科院得知他在育种方面有所突破时,强力调他,老梁硬是不去。许多科研单位和粮食企业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可老梁照样婉拒。

老梁在这些年育种中一直隐约有个想法,就是品质问题,但是育种就是一个在多种诉求中优先筛选的过程,产量、抗性等问题基本上解决以后,老梁又把目标放在优质上,想要选育一种适合做面包的小麦,于是又有了“长旱58”。

“放着要啥有啥的地方不去,偏要在这熬,图个啥啊?!”事实上,和他1961年到长武的18个同学都已经远走高飞,飞黄腾达,有的已经从政身居高位,有的已成为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可老梁却不羡慕。“要想挣钱和图名就别育种,要育种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辛苦。”

这个优质多抗高产的小麦品种,随后被国家审定,列入了农业部“863”计划和科技部科技成果转化项目。2006年渭北、河南、山东等旱作业地区种植面积达2500万亩,并被列为农业部高产创建示范片品种,在长武、永寿连续五年亩产超过千斤。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对于老梁来说,工作中从来没有节假日,不分白昼和黑夜,不管刮风下雨,他都坚持工作岗位。直到36岁才晚婚成家的他,1970年爱人生孩子时,他仍坚持在试验地搞杂交;1984年夏,他老母亲去世时,他刚好在外出差,等得知消息,潸然泪下,他站在渭北旱塬之上,向着家乡方向,遥祭母亲,然后忍痛参加夏收;1987年春节,别人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他却一人跑了14个村镇,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埋头撰写《小麦苗情分析及当前管理意见》,8月份,当他为市秋播会议赶写小麦技术规范时,终因劳累过度,昏倒在地,稍微好转又出现在育种试验的田间地头。

“他解决了旱地小麦的锈、冻、倒、旱、筋五大难题。”业内这样评价老梁的成果。

记者问他:这么多年,您就没有回过家?老梁一愣,说“这不就是家么,长武就是我家。”原来,自从离开家乡来陕西读书,老人一辈子就回去了4次。

两所科研院所三次开出优厚条件,老梁都拒绝了,他舍不得放下这些品种

这正是“为得一畦春韭绿,不见十里稻花香。昨日田间身影忙,转眼双鬓已成霜”。梁增基把一生留给了黄土地,留给了渭北旱塬一畦畦的试验田。

老梁的家,只有50平方米。仄狭的卧室里,床跟墙之间塞进一张已经磨掉油漆的老式桌子,桌子摆着一部电话,电话机和话筒分别包着塑料袋。这就是老梁工作的地方,虽然老伴经常抱怨灯光弄得睡不着,老梁还是每天都工作到12点以后。

小麦育种行家梁增基:渭北旱塬上的育种传说。多年来,老梁已习惯了最简朴的生活。在地里育种,有时候过了饭点饿了,他也不愿意停下来,还诙谐地说:“人的肚子,你说饿就饿,你说不饿就不饿。”还有时候,就干脆带着锅盔、馍馍到地里吃。

“有一次,他的右脚摔伤了,磕出大块淤血,他也不管,还下地,结果伤口化脓了,医生让休息,结果他伤口刚一好,拄着个拐杖一瘸一拐又下地了。”女儿梁润芳告诉记者。

“去年9月份正赶上我们承担的国家区试项目播种,有一天晚上6点多钟,雷阵雨一下子来了,连雇来的农民都回去躲雨去了。因为区试项目要求必须在一天内播完,最后就剩下我们几个人,梁老师那年也81岁了,硬是跟我们一起播完种,才到仓库躲雨。别说衣服了,连鞋子脱下来都往外倒水。”慕芳说。

这么多年,老梁也不是没有机会,省内和外省两所农科院曾3次许以优厚条件调他去工作,他都婉言谢绝。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包括他的同学,许多都做了官,但他就是舍不下他的这些品种。

刚到长武的时候,大米还是稀罕物,吃口米饭成了他梦里的乡愁;现在大米随时买的到,老梁却已经习惯手里擎着白面馍。“就系机……”只有一口浓重的广东普通话提醒着我们,这位为我国旱地小麦特别是渭北旱塬小麦生产作出重大贡献的老人,离开家乡已经半个多世纪……

一个“外乡人”,在渭北的一个县级农技站扎根50多年,取得了多项重大科研成果,创造了渭北旱塬的育种奇迹。梁增基的故事,读来令人心生感动,更心生敬意。

在一般人看来,县级农技站天地并不广阔,前途也不远大,然而梁增基却不这样认为,在他的心里,农民的需要是最重的。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情怀,让他在这个小地方坚守了半个多世纪,使渭北旱塬的小麦单产从50公斤提高到500公斤以上;他培育的品种推广面积过亿亩,创造经济效益40多亿元。

如今,梁增基以其82岁的高龄,仍然在育种一线坚持科研。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老一辈科学家执着奉献和淡泊名利的崇高精神。这种精神,需要代代传承。

——农民日报记者 王玉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