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

2020年6月24日 - 农产电商

经历这一轮H7N9禽流感疫情的考验后,家禽养殖业或迎来一次变革:中小散户“受伤”退出,大户择机扩张,产业集中度提升;“闻鸡色变”情绪逐渐消散,养殖户期待迎来反弹行情。5月13…

经历这一轮H7N9禽流感疫情的考验后,家禽养殖业或迎来一次变革:中小散户“受伤”退出,大户择机扩张,产业集中度提升;“闻鸡色变”情绪逐渐消散,养殖户期待迎来反弹行情。5月13日,记者从宁都、南城、泰和等家禽养殖大县了解到,活禽销售已出现回暖迹象,一些养殖户“危”中寻“机”,逆势抄底补栏。因为,大家看好三五个月后的市场行情。
回暖:熬过了“最坏”时期
“从上周起,市场行情已有好转迹象,尽管仍然亏本,但最起码有人买、有人吃了。”宁都县黄鸡养殖协会会长涂波涛说,最近几天,全县每天能销售出去几万只鸡,尽管与禽流感之前的销售势头无法相比,但至少让养殖户们看到了希望。
据宁都县畜牧局统计,疫情在我省发生前的3月份,全县外销肉鸡170万只,而4月份只外销肉鸡95万只,下降四成。涂波涛说,现在随着消费市场的逐渐回暖,当地的黄鸡压栏量也在逐渐下降,“养殖户起码不会再慌张了”。
虽然还没有完全摆脱亏本的阴影,但市场回暖的迹象,让养殖户看到了希望。涂波涛说,最近几天,当地鸡价恢复到每公斤13元。5月初时,鸡价最低跌至每公斤不足8元,“2月份春节时每公斤卖24元,现在能买一只”。不过,由于养殖周期长、成本高,黄鸡的养殖成本每公斤约18元,因此,养殖户仍处于亏本阶段。
5月10日,宁都县举行“宁都黄鸡”中国驰名商标授牌仪式。活动结束后,宁都县长刘勇与企业、合作社代表一道,在机关食堂吃了一餐“全鸡宴”,希望借此传递出一个信息:从正规渠道购买且烹调熟透的禽肉、禽蛋是安全的,大家无须盲目恐慌。涂波涛说,消除公众“闻鸡色变”的恐慌心理,就是对养殖户最大的支持。
南城县是我省蛋鸡养殖大县,这一波禽流感疫情,给当地家禽业造成了至少1700万元的经济损失。近日,当地出台了5条扶持政策稳定家禽业生产。“保住了种苗,就保住了这个产业的未来。”南城县畜牧局长许云龙说,养殖户在4月1日至5月31日按一定比例购进蛋鸡苗的,给予每羽2元的补贴;对存笼2000羽以上的种鸭场,每只种鸭补助10元。
抄底:看好市场 踊跃补栏
这几天,温清泉从种鸡场预订的3万只鸡苗陆续到货了,他成了宁都最早一批黄鸡补栏的养殖户。“我就是赌四五个月后的行情。”温清泉说,养殖户在这两个月都没有补栏,市场一旦恢复正常后,可能出现“无鸡可卖”的状况,而现在鸡苗价格又比较低,正是补栏的好时机。他计划过段时间再引进3万只鸡苗。
涂波涛是宁都黄鸡的养殖好手,从事黄鸡养殖近20年,懂技术、熟悉市场。最近一个星期,他接待了十几拨前来取经的养殖户。无一例外,来的人都关心,现在是不是补栏的好机会。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崇仁、泰和等家禽养殖大县,鸡苗喂猪的现象基本没有了。涂波涛说,补栏踊跃的群体,大多是这一轮疫情没有受到多大影响的养殖户,还有部分跃跃欲试的工商资本。
“随着气温的升高,疫情更加容易控制。而家禽作为餐桌上的日常食品,老百姓总是要吃的,现在的恐慌情绪也在逐渐消散。”泰和县西昌凤翔公司负责人彭建军说,许多种鸡场停止了一两个月的孵化房又开始运转,现在又进入了养鸡的好季节,前段时间鸡苗都送到养猪场喂猪,如今已陆续有人来买,这就是一件好事情。
从事养殖业多年的彭建军说,由于前期补栏的养殖户较少,禽流感过后,很可能会出现几个月的供应“真空期”。这对许多人来说,就是一个机遇,现在进入,刚好可以赶上中秋、国庆的消费旺季。
涂波涛说,目前当地的鸡苗价格已经突破了每只1元,直逼禽流感前1.3元的正常行情,而4月鸡苗价格最低时只有6毛。这种近乎疯狂的补栏势头,让他也有些担忧,“如果大家都一窝蜂入市,到时会不会供过于求、市场饱和,还是一个未知数。”
洗牌:家禽养殖行业集中度或提高
对于任何行业而言,每次危机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这一波禽流感疫情,给我省宁都、崇仁、南城等家禽养殖大县分别造成了千万元以上的损失,一部分中小养殖户或无法承受亏损而退出养殖业。业内人士分析,养殖业重新洗牌后,行业集中度会有所提升,这对整个产业而言是利好。
宁都黄鸡是宁都县的支柱产业、特色产业,全县“靠鸡吃饭”的农民上万人,尽管经历多年发展,还是没能完全摆脱“小散乱”的传统养殖模式,组织化程度较差。据宁都县畜牧局局长郭小红介绍,这一轮疫情,肯定会有一部分养殖户被淘汰出局,甚至一些小规模的饲料供应商、合作社也无法存续。从目前的情况而言,补栏积极性较高的,主要是企业和一些资金实力较雄厚的养殖大户。
郭小红说,“小散乱”的养殖模式,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议价能力下降,没有形成良性竞争的格局。前段时间,宁都黄鸡的价格最低跌至每公斤不足8元。其实,如果大家抱团协作,不可能跌得这么惨。但是,在市场下行时,大家互相拆台,竞相降价。目前,当地正在引导养殖户“抱团”发展,让宁都黄鸡实现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
与崇仁、宁都等县相比,蛋鸡养殖大县南城此次遭受的损失相对较小。南城县畜牧局副局长危友才说,与肉鸡、肉鸭养殖户相比,蛋鸡养殖户此次受损失相对要小一些,这也是南城县虽然养殖规模大,但损失相对较小的原因。而另一个因素就是,南城县的家禽养殖主要以规模养殖户为主,他们抗风险能力相对要强一些,在资金、技术、市场开拓等方面更有优势。这几年,南城县一直都在扶持和引导家禽规模养殖。如在刚刚出台的扶持政策中,存笼1万羽以上的规模养殖场成年产蛋鸡每只补贴3元。

8月29日,看着栏里活蹦乱跳的3万只鸡,宁都黄鸡养殖户涂波涛喜笑颜开,这就是他扳本的本钱。今年3月爆发的禽流感疫情,让他蒙受了几十万元的损失,如今鸡价已经回升至每公斤约19元,“尽管利润不高,但还是小有赚头。”

继上海、浙江、江苏等地解除禽流感警报后,5月24日12时起,江西省终止人感染H7N9流感IV级应急响应,防控工作转入常态化管理。尽管目前上海、杭州、南昌等城市仍未恢复活禽市场交易,但是,对于家禽养殖业而言,解除了疫情警报,是禽类消费市场“解冻”的第一步。苦熬了2个月后,市场已迎来曙光。

365bet手机版,经历这一轮H7N9禽流感疫情的考验后,家禽养殖业或迎来一次变革:中小散户受伤退出,大户择机扩张,产业集中度提升;闻鸡色变情绪逐渐消散,养殖户期待迎来反弹行情。5月13日,记者从宁都、南城、泰和等家禽养殖大县了解到,活禽销售已出现回暖迹象,一些养殖户危中寻机,逆势抄底补栏。因为,大家看好三五个月后的市场行情。

在苦熬了半年时间后,我省家禽产业进入了全面复苏的轨道,宁都黄鸡、泰和乌鸡、崇仁麻鸡等“名鸡”的市场价均已恢复至去年同期水平。

价格回升 市场现“解冻”迹象

回暖:熬过了最坏时期

“因禽流感疫情得到控制,老百姓不再‘闻鸡色变’,自7月初起,鸡价开始快速回升。”涂波涛说,宁都黄鸡由于品质好、养殖周期长,市场价格一直“高人一等”,但是,在5月初时,价格从2月份春节时每公斤最高24元,跌至每公斤约8元,养殖户每卖一只鸡就要亏损约20元。进入7月份后,由于家禽出栏量下降,黄鸡的价格一路上涨,从每公斤12元一直上涨到目前的19元左右。

彭建军是泰和县乌养殖大户。两天前,他收到了南昌客户的一批退货——1万多个乌鸡蛋。这都是上个月发到各大超市至今没有售完的,如果在3个月前,几天就能卖掉。

从上周起,市场行情已有好转迹象,尽管仍然亏本,但最起码有人买、有人吃了。宁都县黄鸡养殖协会会长涂波涛说,最近几天,全县每天能销售出去几万只鸡,尽管与禽流感之前的销售势头无法相比,但至少让养殖户们看到了希望。

目前,宁都黄鸡的存栏量只有约700万只,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300万只。主要原因是,在价格低迷时,养殖户不敢补栏,一些种蛋也当成商品蛋出售。涂波涛认为,由于整体存栏量下降,预计后期价格还会继续上涨,9月初将是家禽销售的短时淡季,而随着国庆节、中秋节的到来,预计价格能冲到每公斤24元的高位。

“市场恢复有个过程,现在已出现好转的苗头。”5月24日,江西省正式解除禽流感警报,熬了近2个月后,他终于看到了曙光。最近几天,他的养殖场每天销售乌鸡蛋约两千个,尽管只有原先的四分之一,但已让他感到惊喜,因为,4月底,每天销量不足1000个。

据宁都县畜牧局统计,疫情在我省发生前的3月份,全县外销肉鸡170万只,而4月份只外销肉鸡95万只,下降四成。涂波涛说,现在随着消费市场的逐渐回暖,当地的黄鸡压栏量也在逐渐下降,养殖户起码不会再慌张了。

毫无疑问,每次危机都是一次行业重新洗牌的过程。今年的禽流感疫情,给我省家禽养殖业带来了数亿元的经济损失,一部分中小养殖户或无法承受亏损而退出养殖业。省畜牧局相关人士分析,在这场阻击禽流感的战役中,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及地方政府的通力协作,让我省家禽产业顺利渡过了难关。

“虽然仍处于亏本阶段,但价格有所回升,这说明市场在回暖。”鄱阳县肉鸡养殖大户黄望水说,目前肉鸡价格每公斤6至8元,与市场低迷时相比,回升了2元。他说,市场完全恢复需要时间,但是,至少养殖户亏本的压力在减小。

虽然还没有完全摆脱亏本的阴影,但市场回暖的迹象,让养殖户看到了希望。涂波涛说,最近几天,当地鸡价恢复到每公斤13元。5月初时,鸡价最低跌至每公斤不足8元,2月份春节时每公斤卖24元,现在能买一只。不过,由于养殖周期长、成本高,黄鸡的养殖成本每公斤约18元,因此,养殖户仍处于亏本阶段。

在遭遇行业性危机时,势单力薄的中小养殖户往往最先受到冲击。但是,在最艰难的时刻,龙头企业成了最坚强依靠,主动承担市场风险,对合作农户的出栏家禽按合同保护价收购,保证了养禽户的利益。此外,新型的畜牧业合作经济组织充分发挥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作用,在调整经营策略、采取自救措施等方面紧密合作,使养殖户的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

宁都黄鸡养殖协会会长涂波涛说,近期市场恢复情况较好,宁都黄鸡压栏现象已基本消除,养殖场里的商品鸡数量有限,部分是养殖户主动压栏,主要是因为价格还较低。眼下各地陆续解除了警报,养殖户们也看到了市场回暖的前景。再过几天就是端午节消费旺季,养殖户希望能够能卖个好价钱,减少损失。

5月10日,宁都县举行宁都黄鸡中国驰名商标授牌仪式。活动结束后,宁都县长刘勇与企业、合作社代表一道,在机关食堂吃了一餐全鸡宴,希望借此传递出一个信息:从正规渠道购买且烹调熟透的禽肉、禽蛋是安全的,大家无须盲目恐慌。涂波涛说,消除公众闻鸡色变的恐慌心理,就是对养殖户最大的支持。

面对大量肉禽压栏、养殖户蒙受巨大损失的情况,各地政府也积极采取措施增强养殖户的信心。新余市出台了活禽屠宰冷储补贴政策,极大地缓解了肉禽滞销的问题;抚州市财政安排200万元作为崇仁麻鸡资源场保种补助,同时协调金融机构加大对养殖户的信贷支持;宁都县政府及时解决了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流动资金贷款问题,并由政府贴息3个月。

曙光再现 养殖户看好后市

南城县是我省蛋鸡养殖大县,这一波禽流感疫情,给当地家禽业造成了至少1700万元的经济损失。近日,当地出台了5条扶持政策稳定家禽业生产。保住了种苗,就保住了这个产业的未来。南城县畜牧局长许云龙说,养殖户在4月1日至5月31日按一定比例购进蛋鸡苗的,给予每羽2元的补贴;对存笼2000羽以上的种鸭场,每只种鸭补助10元。

尽管目前许多地方的活禽交易尚未恢复,但行业已现整体复苏的势头。

抄底:看好市场踊跃补栏

这一轮禽流感的冲击,让黄望水损失惨重,仅鸡苗就埋了10多万只。目前,黄望水的养殖场肉鸡存栏量只有20万只,而正常存栏量是40万只。为规避风险,他“清仓处理”了所有鸡,“能卖就卖,能扔就扔”。目前存栏的肉鸡,都是上个月补栏的,从下个月起,就能陆续上市销售,刚好赶上市场回暖。

这几天,温清泉从种鸡场预订的3万只鸡苗陆续到货了,他成了宁都最早一批黄鸡补栏的养殖户。我就是赌四五个月后的行情。温清泉说,养殖户在这两个月都没有补栏,市场一旦恢复正常后,可能出现无鸡可卖的状况,而现在鸡苗价格又比较低,正是补栏的好时机。他计划过段时间再引进3万只鸡苗。

据有关部门统计,受禽流感的冲击,家禽价格和销量急剧下降,养殖企业亏损严重,全省家禽产业损失在10亿元以上。

涂波涛是宁都黄鸡的养殖好手,从事黄鸡养殖近20年,懂技术、熟悉市场。最近一个星期,他接待了十几拨前来取经的养殖户。无一例外,来的人都关心,现在是不是补栏的好机会。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崇仁、泰和等家禽养殖大县,鸡苗喂猪的现象基本没有了。涂波涛说,补栏踊跃的群体,大多是这一轮疫情没有受到多大影响的养殖户,还有部分跃跃欲试的工商资本。

黄望水对市场复苏很有信心,尽管目前销量还没有出现明显回升,但他相信,各地活禽市场会陆续开放。多年的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养鸡经历,闯过了多次“大风大浪”,他相信这次也能重新“站立”,尽管企业要完全恢复“元气”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随着气温的升高,疫情更加容易控制。而家禽作为餐桌上的日常食品,老百姓总是要吃的,现在的恐慌情绪也在逐渐消散。泰和县西昌凤翔公司负责人彭建军说,许多种鸡场停止了一两个月的孵化房又开始运转,现在又进入了养鸡的好季节,前段时间鸡苗都送到养猪场喂猪,如今已陆续有人来买,这就是一件好事情。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在宁都县,养殖户补栏的积极性越来越高,新进入黄鸡养殖产业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对后市充满信心。

从事养殖业多年的彭建军说,由于前期补栏的养殖户较少,禽流感过后,很可能会出现几个月的供应真空期。这对许多人来说,就是一个机遇,现在进入,刚好可以赶上中秋、国庆的消费旺季。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现在孵化的种鸡,基本都消化了。”涂波涛说,从5月中旬起,陆续出现养殖户补栏现象,孵化场都在开足马力生产,也都被养殖户消化了。尽管目前种苗价格还处于亏本阶段,但至少可以看出,大家都对今后几个月市场很有信心。按照宁都黄鸡的养殖周期,预计到9月底、10月初,就有大量肉鸡上市。

涂波涛说,目前当地的鸡苗价格已经突破了每只1元,直逼禽流感前1.3元的正常行情,而4月鸡苗价格最低时只有6毛。这种近乎疯狂的补栏势头,让他也有些担忧,如果大家都一窝蜂入市,到时会不会供过于求、市场饱和,还是一个未知数。

集中屠宰或成趋势

洗牌:家禽养殖行业集中度或提高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禽流感过后,市民的禽类消费方式或将改变。今年10月前,温州市或将实施市区活禽集中屠宰管理,将鸡、鸭、鹅、鸽四类活禽列入集中屠宰范围。武汉等城市也计划逐步推行集中屠宰,禁止中心城区活禽销售。

对于任何行业而言,每次危机都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这一波禽流感疫情,给我省宁都、崇仁、南城等家禽养殖大县分别造成了千万元以上的损失,一部分中小养殖户或无法承受亏损而退出养殖业。业内人士分析,养殖业重新洗牌后,行业集中度会有所提升,这对整个产业而言是利好。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据农业部通报,全国动物H7N9流感监测工作完成,未从家禽养殖场分离到H7N9流感病毒。专家认为,活禽交易市场是病毒感染人和家禽的主要风险来源。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宁都黄鸡是宁都县的支柱产业、特色产业,全县靠鸡吃饭的农民上万人,尽管经历多年发展,还是没能完全摆脱小散乱的传统养殖模式,组织化程度较差。据宁都县畜牧局局长郭小红介绍,这一轮疫情,肯定会有一部分养殖户被淘汰出局,甚至一些小规模的饲料供应商、合作社也无法存续。从目前的情况而言,补栏积极性较高的,主要是企业和一些资金实力较雄厚的养殖大户。

“整个社会都无法承受禽流感的侵扰,集中屠宰未来将成趋势,这对家禽养殖产业长远健康发展来说,也是利好。”涂波涛说,从操作层面而言,实施家禽集中屠宰的难点,在于改变消费者长期形成的消费习惯,大多数人目前还是习惯买活禽。但是,如果政府强力推行,大家还是会慢慢接受冷鲜禽肉。

365bet手机版:各地陆续解除警报 “禽况”好转。郭小红说,小散乱的养殖模式,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议价能力下降,没有形成良性竞争的格局。前段时间,宁都黄鸡的价格最低跌至每公斤不足8元。其实,如果大家抱团协作,不可能跌得这么惨。但是,在市场下行时,大家互相拆台,竞相降价。目前,当地正在引导养殖户抱团发展,让宁都黄鸡实现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

涂波涛说,对家禽养殖业而言,集中屠宰也有好处,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市场销售半径将扩大。活禽受运输的制约,不适宜远距离销售,以宁都黄鸡为例,市场集中在省内和紧邻的广东、福建等地,如果销售冷鲜鸡,就可进入北方市场。

与崇仁、宁都等县相比,蛋鸡养殖大县南城此次遭受的损失相对较小。南城县畜牧局副局长危友才说,与肉鸡、肉鸭养殖户相比,蛋鸡养殖户此次受损失相对要小一些,这也是南城县虽然养殖规模大,但损失相对较小的原因。而另一个因素就是,南城县的家禽养殖主要以规模养殖户为主,他们抗风险能力相对要强一些,在资金、技术、市场开拓等方面更有优势。这几年,南城县一直都在扶持和引导家禽规模养殖。如在刚刚出台的扶持政策中,存笼1万羽以上的规模养殖场成年产蛋鸡每只补贴3元。

黄望水也认同集中屠宰。他认为实施集中屠宰,就规避了疫情传播风险,而且也有利于政府部门的监管,不用管到每个活禽摊铺,在屠宰场这个环节加强监管,就能确保老百姓吃到放心的鸡、鸭。宁波市的禽类集中屠宰方案就提出,检验检疫人员在屠宰场驻场监管,活禽检验合格后才可屠宰。每只上市的禽类上挂一个脚标,可追溯宰杀地点、时间等信息。

涂波涛说,从扩大宁都黄鸡销售半径的角度出发,他们也在探索走集中屠宰的路子。由于自身资金实力有限,宁都县希望能引进资金投资建设屠宰场、冷库等设施,这有利于宁都黄鸡进入高端超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