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温氏养殖户卖一头猪的盈利不及个体养殖户1/3?

2020年6月25日 - 绿色农业

18日,温氏股份发布年报称,2015年营收482.37亿元,同比增长24.57%。净利润62.05亿元,同比增长130.77%。温氏采用的是什么养殖模式,如何获利,又有什么样的问题…(原标题:温氏股份养殖模式揭秘:公司
农户大举扩张 监控成难题)

编者按中国畜牧企业中,温氏股份可以说是一个传奇。这不仅是因为温氏股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优质肉鸡繁育和生产基地、全球排名第二的专业化养猪企业和国内最大的种猪育种基地,也因为其三十多…

日前,A股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温氏股份公布了2016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为29.97亿元至31.94亿元,笑傲创业板。
3月份,全国平均生猪出…
日前,A股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温氏股份公布了2016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净利润为29.97亿元至31.94亿元,笑傲创业板。
3月份,全国平均生猪出场价格为19.02元/公斤,同比上涨55.3%,这一增速直接赶超了一线城市房价增速。
虽然猪肉价格涨幅惊人,但作为一家主业是养猪的创业板公司,一个季度30亿元的净利润,超过绝大多数知名企业,例如中兴通讯、TCL等等,这依然令人讶异。
温氏奇迹到底是温氏的特例,还是整个养殖业行业从此翻身?
温氏的高速增长能否持续?温氏的养殖模式是如何的?净利润如此之高是如何做到的?
猪肉价格大涨,能否持续?猪肉价格周期会否再来?
猪肉价格事关民生,又与A股养殖类上市公司业绩息息相关,还直接影响CPI数据,进而可能还会牵动到其他行业的价格波动,针对上述各方关注的问题,展开了全方位的调查。
温氏股份近日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称,其净利润达30亿元左右,也就是说月均净利润在10亿元左右,雄冠创业板。
今年以来,生猪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真正成了“风口上的猪”,火爆行情之下,养猪户也是背后的赢家吗?
4月17日,记者在新兴县太平镇找到了3家温氏股份“公司
农户(或家庭农场)”模式的生猪合作养殖户。这3家养殖户养殖规模均在300头以上,最多的达到了900头。
但猪价高企的行情,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大,温氏养殖户每卖一头猪,毛利约为250元。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个体养殖户却在此轮生猪行情中赚个盆满钵满。太平镇个体养猪户杨渔告诉记者,几天前刚以19.6元/公斤的价格出栏了10头猪,算下来一头猪毛利近850元。
温氏养殖户:规模大才有钱赚
走进这几家与温氏合作养殖的猪场,记者发现,它们的结构都是一致的:从两边可卷起的卷帘通风设备,到喂猪时能将人猪分隔的食槽,再到柱子上挂着的风扇(主要用于给猪降温),无一不透露着温氏养猪模式的痕迹。
陈丰(化名)参与温氏股份合作已近10年,目前他与妻子二人在温氏股份各开设一个养殖账户,一个账户下的养殖场养着300头猪,另一养殖场则养着600头猪。
由于时间较久,且养殖过程中也对猪场进行过设备升级,陈丰无法明确其投资建设两个养殖场的成本,但他表示,在温氏股份的模式下,小规模养殖几乎无法盈利,只能靠走量盈利,“至少要养三五百头。投资500头的猪场,需要60万~70万元。”
根据温氏股份的规定,参与“公司
农户”养殖模式,公司与农户在生产过程中承担不同的责任和义务。其中,农户负责饲养管理环节,公司负责种苗生产、饲料生产、药物生产和采购、技术服务、回收销售等环节。
陈丰日前刚从温氏股份新进一批猪苗,他给记者提供的单据显示,猪苗价格按斤计算,每斤的价格为29.88元。记者从几家温氏股份合作养殖户了解到,温氏股份提供的猪苗,大约为14斤,也就是说,每头猪苗大约420元。温氏养殖户表示,这个价格会随着生猪行情有所波动,但波动不大,低位时也需要400元。
个体养殖户的猪苗来源则比较多,除了自家母猪生产,也有收购而来,收购价格随行情变化比较大。杨渔告诉记者,10天前,他收了一批猪苗,平均下来每头猪苗510元,这个价格比去年高出很多,“我去年10月份左右收了一批,那时候每头才300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温氏养殖户与个体养殖户的成本差异还体现在饲料方面。
根据规定,温氏养殖户的饲料只能由温氏股份提供,价格大约在150元/包。个体养殖户则根据需求购买不同品牌饲料,价格也不尽相同,但多在135元左右。有个体养殖户喂养猪苗时会辅以198元/包的饲料,但这种相对昂贵的饲料,每头猪苗只用半包。
个体养殖户:获利高风险也高
在经历了持续几年的低迷后,“二师兄”迎来光辉日子。从去年下半年至今,生猪价格走出了一波“疯牛”行情,且行情仍在持续。
据农业部4月11日发布数据显示,4月4日~4月10日,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生猪平均收购价格为19.75元/公斤,较去年同期上涨49.62%。
但对于温氏股份“公司
农户”模式下的养殖户来说,“二师兄”即使闹上天价,他们的收益也不会随着行情增长太多。
陈丰给记者算了一笔“公司
农户”模式下的生猪养殖账,“从猪苗开始养大到出栏,要6包多饲料。一包料150元,按950元计算,加上猪苗420元,这里就1320元了。人工和水电、防疫这些,加起来至少也要40元~50元。出栏价格按7.5元/斤算,一头猪110公斤,就是1650元。算下来,每头猪也就赚240元~250元。”
“回收价现在是750元/担(100斤),以前是700元/担左右。”陈丰告诉记者,在向公司购买猪苗时,便已约定好了收购价格,收购价格会随着市场行情有所波动,但波动并不大,“现在市场价高,每斤也会加0.2元回收,一头猪大概就加了40元。”陈丰的说法也得到其他温氏养殖户的证实。
反观个体养殖户,则在这波行情中大赚了一笔。
大约一周前,个体养殖户杨渔刚出栏了一批生猪,他同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猪苗饲料是198元/包,喂养半包后,便开始喂养135元/包的饲料,直到出栏,需要6包。饲料费用总计约为910元。他把猪直接卖给猪贩,价格是19.6元/公斤,猪出栏时平均105公斤,可以卖出2058元。
值得注意的是,杨渔这一批猪苗是去年10月份左右收购的,当时的收购价为300元/头。扣除猪苗及饲料费1210元,杨渔养殖一头猪的毛利为848元。
也就是说,在此大好行情之下,温氏养殖户卖一头猪的盈利不及个体养殖户1/3。
采访过程中,当记者问及“是否了解个体养殖户现在的获利情况”时,温氏养殖户们都表示了解,但同时表示,选择的养殖模式不同,个体养殖虽然获利高,但风险也高。
“自己养的话,如果市场不好,像前两年,就会亏大了,但捞温氏,就会有钱补回给你。”据温氏养殖户介绍,在温氏股份“公司
农户”的模式下,即使市场价格跌到6元/斤,温氏股份在回收生猪结算时,会按每头猪150/元的利润补回给养殖户。相比行情差时,今年温氏养殖户每头猪大约可以多赚100元,平均下来,一斤多赚5毛钱。
“前两年,市场价才500元/担,温氏也是按700元/担回收。现在有些养殖户可能会心理不平衡,觉得市场价都到10元/斤了,它才按7.5元/斤回收。但他们前几年补回我们的亏本呢?”陈丰说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吴泽鹏从广东云浮市区发往新兴县的班车大约每30分钟一趟,车程近40分钟。新兴县便是温氏股份总部所在地。

365bet手机版,中国畜牧企业中,温氏股份可以说是一个传奇。这不仅是因为温氏股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优质肉鸡繁育和生产基地、全球排名第二的专业化养猪企业和国内最大的种猪育种基地,也因为其三十多年来一直坚持的“公司+农户”的发展模式。正是“公司+农户”模式,建立了温氏与小农户的利益联结机制,也给温氏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成为我国农业产业化的一面旗帜。本期热点聚焦,请随记者一起走进温氏,解密其成功的密码。

这家依靠公司
农户模式大举扩张的养殖企业,目前肉猪养殖规模排名全国第一,世界第二。

总部位于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的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肉鸡和肉猪养殖企业。今年1月初,温氏集团发布的2017年业绩预告显示,去年公司净利润达到66亿元以上。作为我国A股市场中体量最大的农业类上市公司之一,温氏股份截至目前已在全国20多个省拥有200多家控股公司以及5万多户合作家庭农场,稳坐国内养殖行业第一把交椅。

4月18日,温氏股份发布年报称,2015年公司以公司
农户(或家庭农场)为核心的温氏模式开展肉猪养殖业务,商品猪销售量1535.06万头,同比增长26%。全年营收482.37亿元,同比增长24.57%。净利润62.05亿元,同比增长130.77%。其中,下半年营收合计近280亿元。

从创办至今三十多年,温氏集团从前身云浮市新兴县簕竹鸡场转变为如今千亿市值的养殖航母,背后数万户合作农户奠定了温氏集团迅速成长的基石。上世纪80年代,簕竹鸡场首创的为农户代销农产品的模式,是现代农业企业“公司+农户”模式的雏形。这种将松散、低效率、规模小的农民劳动力由此集合起来参与产业化竞争,企业自身也得以迅速扩张壮大的的创业模式,成为了备受业界和理论界关注的“温氏模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新兴县内的养殖户发现,温氏股份的养殖模式中,猪苗、饲料等均由温氏股份提供,生猪出栏时由温氏股份按约定价格回收,对养殖户实行旱涝保收的措施。此轮猪肉价格暴涨,农户并非真正的受益者。

肇始——保证你的收益,分割我的风险

但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模式有先天硬伤,那就是对合作养殖户无法实现24小时监管,食品安全管理问题或存漏洞。

温氏集团始于1983年创办的云浮市新兴县勒竹鸡场。当时,新兴县养鸡技术员温北英联合其儿子以及周边七户农户,以每股1000元的形式自愿入股,集资了8000元创办了簕竹鸡场。

温氏股份垫付猪苗、饲料

簕竹鸡场创办不久,便从自繁自养自销的养殖体系逐步向养鸡社会化服务体系转移。1986年,肉鸡市场处于低潮,养殖户们难以拓展销路。

在新兴县,养猪大致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捞温氏,一种是私养。前者即跟着温氏赚钱之意,后者则指脱离公司的个体养殖。

彼时温北英凭借大半生养鸡的经验和技术开创了门市部销售的模式,拓展了肉鸡的销售渠道。因此簕竹鸡场向养殖户们提出,公司向养殖户们代销鸡苗和饲料,并承担肉鸡的销售,每只鸡收取5分钱的服务费。这便是“公司+农户”模式的雏形。到了1987年底,簕竹养鸡场已和36户专业养鸡户达成了这样的合作协议。

养殖户口中捞温氏,便是指温氏股份宣传所称公司 农户(或家庭农场)模式。

1989年中期,肉鸡市场依然疲软,簕竹鸡场又采取了保价回收养殖户肉鸡的方式帮助农户销售肉鸡,进一步探索“公司+农户”模式。

温氏股份年报称,在该模式下,公司与农户以委托养殖方式合作,根据产业流程管理要求进行合理分工,农户负责饲养管理环节,公司负责种苗生产、饲料生产、药物生产和采购、技术服务、回收销售等环节。

经过三十多年的摸索发展,温氏集团发展出了一套非常成熟的“公司+农户”经营模式。在生产方式上,企业与农户以封闭式委托养殖方式进行合作,由企业负责种苗生产、饲料生产、疫病防治、技术服务、回收销售等环节,并通过养殖户管理员为农户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指导服务农户,养殖户仅负责畜禽饲养环节。在利润分配上,企业采用价格保护制度与合作养殖户和经销商打造利益共同体。企业在与农户签订养殖合约时即确定了领取物资和成本的价格,保证农户平均收益约为3元/羽,从而使农户收益与市场价格脱钩,让农户实现“旱涝保收”。在合作经销商利润分配方面,企业保证经销商收益为0.2元/羽,与经销商利益共享。在风险控制上,温氏模式将产业链风险分解为市场风险、政策风险和养殖风险。其中市场风险、政策风险和疫情风险全部由公司承担,农户仅承担少量养殖风险。风险分割使企业和农户分别专注于具备比较优势的风险控制环节,进而降低全产业链的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养殖户和温氏股份合作养猪,需要在温氏股份开设有养殖账户,除了需要自己投资建养殖场、交猪苗定金外,其余的诸如猪苗、饲料等,均由温氏股份先行提供,但这部分金额会记在养殖账户里,待生猪出栏计算总价时,再一次性扣除。

扩张——从“专养一只鸡”到“再养一头猪”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资金不足,养殖户也不需要一次性交足猪苗全部定金,一头猪苗400元,你就按200元/头交就可以了。等到生猪出栏结算后有钱了,再补足定金。新兴县太平镇一温氏模式下的养殖户告诉记者,如果一个养殖场是公司的话,温氏是占大股份的。

与一些跨国公司将所有产业链环节都由自己掌控相比,温氏模式将农户的土地、劳动力和公司的市场、资金、管理经验和技术等农业产业化经营所需要的各种要素实现了有机结合,产生了巨大的合作效应。一方面,温氏模式把农村大量分散的单家独户经营的农民集结为一个统一体,带动了农民致富,另一方面,温氏养殖场的建设资金由农户自筹,且在领取物资前农户需预先缴纳定金,保证了企业能够低成本快速扩张。这种模式更适应企业创业初期资金场地受限、养殖行业集中程度低的国情。因此“公司+农户”模式一经推出便发展迅速,温氏集团也能够以轻资产迅速壮大。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温氏股份对合作养殖户的生猪还有保价回收政策,即当行情不景气之时,温氏股份仍会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回收生猪,并补足养殖户每头猪150元左右的盈利。

1994年,温氏集团开始了向全国各地扩张的步伐,分别在华东、华中、西南市场布局,复制其“公司+农户”模式。1995年,考虑到在当时的市场行情下养猪的利润比养鸡高,温氏集团开始大胆尝试采用“公司+农户”的模式向生猪行业扩张。

而当行情好时,温氏股份也会提高生猪回收价格。以此次行情为例,猪价高歌猛进直达10元/斤大关,温氏股份给合作养殖户的生猪回收价格也在7.5元/斤的基础上,补贴0.2/斤,养殖户每头猪大约可以多补贴40元。

然而实践证明单纯复制肉鸡的生产方式并不可行。据温氏集团董事长温志芬回忆,第一批投放给养殖户的不是肉猪苗,而是种猪,想让养户自繁自养循环起来,事实证明这个模式行不通。经过一两年时间的探索,温氏集团改成直接投放肉猪苗给养殖户进行委托饲养,在整个养殖过程中,温氏公司垫资提供了饲料、防疫药品及免费技术指导,并向每个养猪户保证170~190元/头猪的收益,温氏“公司+农户”的养猪模式才算基本成型。2016年,温氏股份肉猪的销售额已经超过销售总额的65%。当年,温氏集团实现上市肉猪1713万头、肉鸡8.19亿只,总销售收入594亿元。

据长江证券研报指出,由于行情景气,2015年该公司付给农户的代养费有所上升,由2014年平均163元/头上升到216元/头。

升级——实现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

而据了解,去年猪肉价格从4月份开始上涨,虽在9月份有所回调,但到年底还处于相对高价区,2015年生猪均价达到15.3元/公斤,同比增长15.5%。

经过多年的发展,温氏集团“公司+农户”发展模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1年之前,与温氏集团合作的家庭农场数量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2011年之后,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以及农村劳动力的流失,“公司+农户”模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方面是与进城务工的农民相比,温氏合作农户的收入增速较慢,并且劳动强度大。传统养殖业的从业人员迈入老龄化而退出,年轻一代的人不愿从事养殖业这种工作环境差、劳动生产率低的工作。另一方面在生猪养殖过程中产生的粪尿、恶臭及其他有害物质带来的环境污染与政府推行的环保理念相悖,小型养殖场的清退也限制了温氏生猪产业的扩张。

跟着他们有一个保证,就是市场再差,我们也不会亏损。新兴县太平镇温氏养殖户之一陈丰告诉记者,旱涝保收是其加入温氏股份的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并不担心市场好坏,而更关注平时饲料用量是否超标等问题。

为了应对挑战,温氏集团将原有的“公司+农户”的合作模式升级为“公司+家庭农场”,积极推动智能化、信息化养殖,使合作农户的生产由“小而散”到“大而专”。

据了解,温氏股份严格要求合作养殖户的饲料用量,若超标使用将作相应扣款。

在过去,由于资金、技术以及劳动力价格等因素,养殖场的机械化难以实现。随着近年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机械设备对人工的替代显得十分必要。温氏集团通过招标定价、统一采购的方式,帮助部分大养户安装相应的自动化设备。以一个5000只左右的普通鸡舍为例,采用传统人工喂料方式,每天饲喂的时间总共需要6小时,而自动喂料机只需18分钟,效率提高了20倍。目前,温氏集团合作农户的养鸡规模从15年前的5000~10000只,已扩大到了2万~3万只。

据温氏股份年报主营业务成本构成披露,2015年温氏股份商品肉猪委托养殖费用约为32.16亿元,占商品肉猪营业成本的16.76%。饲料原料费用则为129.58亿元,占比65.57%。

为了保证合作农户的养殖质量,实现标准化养殖,温氏集团将农户养殖流程的每一个环节都实现了信息化管理,农户所饲养的每一批肉猪、肉鸡都建立了完整的数据档案,每一批肉鸡的饲料领取时间、喂养食量、出栏时间、疫苗时间等信息全部上传至总部。通过这样的信息化建设,传统分散、随意的养殖方式向有组织、有技术、抗风险的高效现代农业转变。“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在家庭农场中推广智能化养殖,争取家庭农场今后都时时在线,无论是视频在线还是系统在线,可以随时进行沟通。”温志芬表示。

企业难以对养殖户完全监控

责任编辑:王伟

据新牧网报道,去年11月,温氏股份副董事长温志芬在一场互联网
农牧业发展的论坛讨论中表示,温氏集团养猪十几年发展比较顺利的因素之一是采用了公司
农户的养猪模式。

温志芬表示,肉猪养殖的单位占地面积比较大,肉猪产业的投资是种猪产业的2倍以上,如果全都由公司来运作的话,资产负债率会比较高,资产运作的效率会比较低。因此,公司
家庭农场的模式非常适合养猪产业。

卓创资讯生猪分析师刘丽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
农户模式在养殖业比较火,因为它对于龙头企业扩张来说可以突出速度优势,企业如果自己购买母猪进行繁育育肥的话,需要较长的时间周期。据了解,生猪养殖委托农民代养还可省去建厂、管理等一系列成本,企业可实现轻资产快速扩张。

实际上,公司 农户的养殖方式如今在畜牧养殖业已非常普遍。

4月12日,天邦股份在其2015年年报中表示,将继续快速推广公司
家庭农场、母猪场的托管模式等,以降低投资。此外,上市畜牧养殖企业中,雏鹰农牧(002477,SZ)、唐人神(002567,SZ)、罗牛山(000735,SZ)等也在实行公司
农户模式。

但在此模式下,企业如何对养殖户、产品进行监控成了一个难题。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雏鹰农牧就曾被曝出严重的安全问题。根据食药监总局2015年7月28日的公告,标称雏鹰农牧集团郑州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在中牟县俊霞雏牧香生鲜肉店销售的一批次猪肉(2015/5/31)含禁用兽药氯霉素。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曾对媒体表示:这种模式有先天硬伤,那就是对合作养殖户无法实现24小时监管。假如农户为保证存活率在家里偷偷用药,企业也没办法完全监管到。

刘丽则表示,公司
农户模式下,最重要的就是企业对养殖户的监管,温氏模式的话是从上游饲料、仔猪以及实际养殖过程中都有严格把控;其实龙头养殖企业经验这么多年了,到现在还没有说是因为这种模式出现食品安全问题

据刘丽介绍,目前,养殖企业从生猪养殖到屠宰环节一般会进行实时监控,之前发生在猪肉方面的食品安全问题,多是在加工环节。

温氏股份则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严格实施五统一管理,生产和产品质量稳定。五统一管理指统一品种、防疫、进苗、用料和销售。通过五统一管理,一方面公司可以严格控制种苗、饲料、药物、疫苗等原料物资的成本和质量,另一方面可以严格监控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公司建立了全覆盖的信息化管理系统,实现了从源头到生产销售全过程对公司产品的有效监控,确保了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

4月18日,记者电话联系温氏股份证券事务部了解温氏模式,但一位自称姓梁的女性工作人员表示,由于公司准备出季度报,非常时期不方便接受任何采访或调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