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

2020年7月7日 - 农产电商

由中国经营报和社科院工经所联合主办的“2014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于6月14日在北京举行。上图为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畅。

由中国经营报和社科院工经所联合主办的“2014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于6月14日在北京举行。上图为中国改革史研究者雪珥。

图为改革史研究者雪珥  由中国经营报和社科院工经所联合主办的“2014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于6月14日在北京举行。中国改革史研究者雪珥参加主题论坛并发言。  雪珥认为,谈及对企业的传承,有多方面的影响因素。比如要考虑不同年龄段的人的不同特点,60后和80后他们生活在中国发展完全不同的时代,他们所受到的教育、生活的水准以及眼界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们在企业传承上有变化。  雪珥坦言,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可以称为是独狼时代,草原上满地都是羊群,只要胆子大就有羊吃。现在环境不同了,遍地都是狼。  雪珥观察后认为,年轻的70后80后接班产生两个问题,一个是继承什么,另一个是颠覆什么。一般来说,70后80后对父辈的企业,或者父辈做企业的模式比较反感,普遍比较反感的就是父辈当年那样的环境里起步,所用的非常规的手段。  雪珥指出,年轻一代需要继承的是敬业的精神。虽然我们现在送孩子到国外去刷盘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是要理解年轻一代在国外生活的精神压力,理解他们的奋斗,毕竟他们在国外主流社会和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比刷盘子的奋斗精神并不少,其中的含金量是不同的。  雪珥指出,中国的家族企业历史非常悠久,我们没有必要迷信洋人,我们的祖先创立的企业管理制度,包括家族传承制度方面有很好的探索,我们学者应该把这些东西挖掘出来。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雪珥:我觉得咱们今天有机会在这谈企业传承,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第一代企业家都是40后,是我这年龄的父辈。现在咱们
再谈传承的主力可能就是蒋总的60后或者比他岁数再大一点的50后,像刘畅那样的80后的传承,这个可能是现代企业传承的主力。更大区别是存在60后和
80后他们生活在中国发展完全不同的时代,蒋总这个年龄60后所受的教育,那时候你的生活水准和你的眼界和刘总这样80后几乎受到了中国和西方很完整的教育,你的眼界和对事物的感知完全是不同的。像这样的传承,一个是牵扯到企业传承的变化。第二我觉得直接是与中国所处的历史时期一定会在你的企业传承当中以
及你传承之后,在你企业发展当中必然会导致不同的影响。我有很多企业家的朋友,40后传给70后之后,企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十几亿、几十亿的企业发生了
根本性改变,甚至是颠覆性改变,有些为这个改变死亡,也有些为这个改变重生,都有。在这里用非常短的时间里,看出不同年龄段人有不同的关注点。  主持人:雪老师,您从他们两个人(刘畅和蒋锡培[微博])的回答当中,你有没有看出什么差异,或者有没有内在的联系?  雪珥:他们讲的都挺好,我觉得在这样的场合也不是很方便展开。我觉得他们都回避了一个事,实际上我观察了很多传承了的企业,因为
我原来也是自己做生意。我看到很多70后、80后接了班,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接班里头产生了两个问题,一个是继承问题,你继承什么样。第二是颠覆问题,你颠覆什么样的。从我现在所接触到的看下来70后、80后对父辈的企业或者是对父辈做企业的模式比较反感,普遍比较反感就是父辈当年在那样的环境里起步所用非常规的手段,他们相对比较反感。这跟70后、80后,所谓富二代,在他的整个教育过程当中,他受教育家里的环境、条件比大多数中国人要好很多。从小学接受西方的教育,对那个环境不一定能理解。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实际上我个人把他那个时期叫成独狼时代,那时候胆大,草原上满地都是羊群,只要你胆大就
有羊吃。现在环境不同了,遍地都是狼,不是等着给你吃了。不认识从官商关系也好,还是企业传承之后,企业家老一代传承也好。原来考虑的官商关系要不要有什么发展,这在中国比较重要,传承下来包括父辈的关系网这是最难承接的,一个关系网一个权威最难承接了。蒋总有很强大的关系网,你孩子承接下去肯定能接
50%就不错了。你的精神,你的孩子的奋斗精神都很不错,但是你孩子他想做都没问题,但是他对你当年的模式是很不理解。这与中国特色的官商非常密切,一旦被颠覆,衔接不上。再加上新一代接班之后,你的权威无法承接下来,这个过程当中,造成企业整体的水准或者是企业在行业当中的地位是大幅度下降。这是在你传
承的时候他一种颠覆之后,你付出巨大的成本。

6月14日,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应邀参加了由中国经营报和社科院工经所联合主办的“2014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会上蒋锡培围绕企业的传承问题进行了发言。  现在80后、90后真的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无论如何一定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自己还觉得刚刚创业就面临着要传承这个话题,其实你不得不面临。毫无疑问我们未来都会去思考我们怎么传,传给哪些人,未来走什么路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要去考量的。  蒋锡培认为,一个合格的企业传承者,在不同的企业还有不同的时代,他的要求还是不一样的。像刘畅说的你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话,哪怕只是一个普通职业经理人,哪怕是一个司机都有很好的精神,作为企业家更应该有理想、梦想、激情,能创新,能很诚信,也有口碑集很多优点于一身,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没有一个创业者希望自己的企业做不好。毫无疑问他也希望成为百年企业,百强企业,这里面就一定跟你所在的行业,你所在的环境,你要想匹配,是不是这个环境所改变。  作为远东这个企业来说,我希望我们今后的接班人一定是在我们的基础上,在你从事的领域当中你要做的更好,你要赢得更多的鲜花、掌声,更多的是让你的用户信任你,让你的用户永远追着你。  蒋锡培还指出,远东创办了24年,变化是自始至终,毫无疑问你的战略还要变,原来你做什么,现在还要做什么,这就涉及到战略了。你的技术肯定也得变,原来多数是拿来主义、克隆,如果你现在是这样,你一定很难成就一个伟大的公司。再说你的管理,管理多数是学来的,无论你MBA去学也好,参照人家的也好,事实上是需要的,但是很多的东西你有你的管理思路,某种程度管理也需要去改变的。  再说商业模式,原来我们做医药、电缆等等,互联网进来了,你还能这样干妈,一定要跟他结合,否则你就必死无疑。我觉得真的要把一个企业传承下去,一定是在变中求变,始终把创新看成第一位。但是还有一条做生意一定是以诚为本,诚信太为重要了。只要你有一点的问题,你就可能今后寸步难行。  大家看到很多的企业出现了资源错配,本身这也由外部的环境,包括政策上的环境,你能不能两年三年他就可以不这样了吗。金融成本可以不下来,你现在入市这么多年,你参与全球竞争的话,就这一条可能是你全球就没有竞争力。大部分企业还是有对款的,还有现在你的劳动力成本等等这些都是刚性支出,你如果不面对这些,使得你有颠覆式创新的话是难以生存的。  如果我们传承是一种精神、思想也好,另外更重要还要去研究你的商业创新,你的盈利创新,你才能走远。  以下为蒋锡培发言采访实录:  蒋锡培:要说我们60后的参与者毫无疑问跟80后、90后参与的差异还是蛮大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能吃饱、能穿好就是非常好的事情了。现在80后、90后真的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能吃苦,我们求变等等,我们执着等等这些可能相对要强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一定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像刘畅现在都已经接班当董事长了。我们自己还觉得刚刚创业就面临着要传承这个话题,其实你不得不面临。毫无疑问我们未来都会去思考我们怎么传,传给哪些人,未来走什么路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要去考量的。  主持人韩曦晨:蒋总认为什么样的继承是一个合格的企业传承者,您有没有一个标准?  蒋锡培:可能不同的企业还有不同的时代,他的要求还是不一样的。像刘畅说的你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话,哪怕只是一个普通职业经理人,哪怕是一个司机都有很好的精神,作为企业家更应该有理想、梦想、激情,能创新,能很诚信,也有口碑集很多优点于一身,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没有一个创业者希望自己的企业做不好。毫无疑问他也希望成为百年企业,百强企业,这里面就一定跟你所在的行业,你所在的环境,你要想匹配,是不是这个环境所改变。  比如你在中国做生意,以往做生意跟现在做生意不一样。以往你可以不讲诚信,你还能够得到很好的回报,即使有成本也不高。但是你现在就可能要掂量,因为现在的环境在改变。如果你愿意去冒险的话,可能就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那时候就是要讲诚信、红利的时代。你要想试图做的比他更好。  作为远东这个企业来说,我希望我们今后的接班人一定是在我们的基础上,在你从事的领域当中你要做的更好,你要赢得更多的鲜花、掌声,更多的是让你的用户信任你,让你的用户永远追着你,谢谢。  主持人韩曦晨:我们对于叫野蛮生长的一些做法有些不认同。蒋总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或者是一些感受?  蒋锡培:每个时候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那个时候相对是短缺的时代。如果说你要去做生意的话,可能还回归了法律。我记忆很深刻的事是在我们70年代的时候我们地方上一个做生意还不是很大,但有点小名气生意人就被拉出去枪毙了,这个对我们那个时候影响很深。后来开放以后,大家都希望能够有做生意的机会,才使得我们很多人现在富起来了。但是富起来的方法各有不同,因为那个时候环境不一样,权钱交易等等潜规则非常多,现在确实是需要审时度势,需要改变。  我看到刘畅刚刚讲的,其实我们都很欣慰,因为这代人他们想的,他们所做的都是有非常好的思考的,并不是说你爸爸给我的,这是我天生就要取得的,他们原本就是父母亲,都是独生子女,亲戚都要取乐他的,他在这样的环境下就会知道我怎么样取乐我的同事,我怎么样使我的服务商、客户能够开心,能够使他们这块得到价值,这是非常重要的变化。  还有原本是制造业为主的,我们都是制造业的大国,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互联网的世界,现在是追求健康和以快乐的时代,某种程度我觉得我们年轻人他们更有发言权,更能把这些事情能够担当起来。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经营报和社科院工经所联合主办的2014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于6月14日在北京举行。上图为中国改革史研究者雪珥。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刘畅:前两天我刚刚接受新加坡的联合早报采访,记者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你作为一个80后的一个企业家你认为这代的企业家跟你父亲这代的企业家有什么不一样?你们还有他们同样的特质吗?你们还懂得吃苦耐劳吗?我说我觉得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因为从核心的我觉得来讲,作为一个企业家,作为一个说的成功的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在一个企业当中不一定只有企业主才有,在很多职业经理人身上也有,可能在一个司机身上、秘书身上都有可能有,他自己带有这样的激情可以感染周围的人可以带领团队,这样的企业家精神不一定企业家有,不见得60后有,70后没有,70后有,80后没有,这跟年龄完全没有关系。

刘畅:前两天我刚刚接受新加坡的联合早报采访,记者问了我同样的问题,你作为一个80后的一个企业家你认为这代的企业家跟你父亲这代的企业家有什么不一样?你们还有他们同样的特质吗?你们还懂得吃苦耐劳吗?我说我觉得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因为从核心的我觉得来讲,作为一个企业家,作为一个说的成功的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在一个企业当中不一定只有企业主才有,在很多职业经理人身上也有,可能在一个司机身上、秘书身上都有可能有,他自己带有这样的激情可以感染周围的人可以带领团队,这样的企业家精神不一定企业家有,不见得60后有,70后没有,70后有,80后没有,这跟年龄完全没有关系。

我从父辈学到什么最多呢?我想是一种心态,我认为是看待事情的心态。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理解困难,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理解财富,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体会金钱,我觉得这些心态可能是从他们身上学到最有价值的东西。

365bet手机版,我从父辈学到什么最多呢?我想是一种心态,我认为是看待事情的心态。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理解困难,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理解财富,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体会金钱,我觉得这些心态可能是从他们身上学到最有价值的东西。

主持人:刘总你心中是什么样的标准,合格的传承者?

主持人:刘总你心中是什么样的标准,合格的传承者?

刘畅:我昨天和我们一帮小伙伴一起聚会,我们有一个俱乐部叫传承中国。大家在一起聊天,各说各的,我觉得可能要说传承的话有很多,品质类的、学识类的,智慧类的我们都在传承。可是我自己个人感觉,我走过很多长长久久的家族企业,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我发现最难能可贵是传承一种激情,真正百年老店是永葆激情的。仿佛是我们人类最想追求最神秘的东西,是什么把激情一直持续下去,做企业是需要一个持续的激情的。我认为谁能够保证激情存在的话,谁就会做一个比较好的传承者,这是最基本的素质。

刘畅:我昨天和我们一帮小伙伴一起聚会,我们有一个俱乐部叫传承中国。大家在一起聊天,各说各的,我觉得可能要说传承的话有很多,品质类的、学识类的,智慧类的我们都在传承。可是我自己个人感觉,我走过很多长长久久的家族企业,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我发现最难能可贵是传承一种激情,真正百年老店是永葆激情的。仿佛是我们人类最想追求最神秘的东西,是什么把激情一直持续下去,做企业是需要一个持续的激情的。我认为谁能够保证激情存在的话,谁就会做一个比较好的传承者,这是最基本的素质。

主持人:接班面临的问题是很具体的,刘总很有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在实际工作当中有没有碰到一些问题,怎么样处理?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主持人:接班面临的问题是很具体的,刘总很有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在实际工作当中有没有碰到一些问题,怎么样处理?

刘畅:刚才雪老师讲的话最后一段我很感动,给我们平反了,老说富二代不爱吃苦,不爱奋斗。很多苦跟贫富没有关系的,我们在国外很早的读书留学,会遇到生活当中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大第一个你要面对就是孤独,人在他乡需要坚强去生活,自我随时去安慰,抚摸自己内心,自己跟自己相处得时候,这种能力就是我们上一辈人不一定经历的。可能我们不太缺钱,我们可能吃得起饭,内外各个方面的心理上面的承受我们真的不比上一代低。我妈也是这样跟我说的,那会没有钱,都不觉得没钱,都一样。你们这一代选择特别多,特别孤独,你们没有兄弟姐妹,有太多的攀比的东西,欲望多,你们也很难过。确实是每个时代情况不一样。

刘畅:刚才雪老师讲的话最后一段我很感动,给我们平反了,老说富二代不爱吃苦,不爱奋斗。很多苦跟贫富没有关系的,我们在国外很早的读书留学,会遇到生活当中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大第一个你要面对就是孤独,人在他乡需要坚强去生活,自我随时去安慰,抚摸自己内心,自己跟自己相处得时候,这种能力就是我们上一辈人不一定经历的。可能我们不太缺钱,我们可能吃得起饭,内外各个方面的心理上面的承受我们真的不比上一代低。我妈也是这样跟我说的,那会没有钱,都不觉得没钱,都一样。你们这一代选择特别多,特别孤独,你们没有兄弟姐妹,有太多的攀比的东西,欲望多,你们也很难过。确实是每个时代情况不一样。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我自己可能在所谓的接班,我觉得可能外界对我们的接班有一点误解,觉得刘畅接班了是替换了他爸爸坐上了这个位置,事情都是由她来领导,这太片面了一点。我的接班代表我们整个公司的年轻化的象征,包括我还有我们很多基层的主管,还有我们进入高层的圈子当中都有80后的身影出现,在我们这批当中。我只是他们其中一人,这是第一个。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我自己可能在所谓的接班,我觉得可能外界对我们的接班有一点误解,觉得刘畅接班了是替换了他爸爸坐上了这个位置,事情都是由她来领导,这太片面了一点。我的接班代表我们整个公司的年轻化的象征,包括我还有我们很多基层的主管,还有我们进入高层的圈子当中都有80后的身影出现,在我们这批当中。我只是他们其中一人,这是第一个。

第二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是一个团队在工作,大家也都知道陈春华老师是我们的联席董事长,今天我看到我们有一个独立董事也是我们的嘉宾,我们整个管理架构当中都是非常年轻化、公司化的团队在合作。我是整个机器当中的零件,我很清楚在这个事情要做哪个位置。我爸爸说时代不一样了,他那个时代他是做大王,是居高临下的感觉,别人看他看他的企业,说是刘永好的企业。现在我们一直在农村,我们角色变了,不再是大王,而是从大王转变成服务商,给农民提供服务,给消费者提供安全食品的服务商,你的角色从大王变成了服务商,这是一个态度上的改变,也是你心态上的改变。角色改变需要我们传承代一同转过来的。他是当王,我是服务者。我说第一件事情就是懂得去服务他人,懂得服务你的同事,懂得取乐你的同事,在欢乐的环境下,让同事搞得高高兴兴的,讲的幽默的笑话,这些都是服务的心态,这是一些变化。

第二到现在为止我们都是一个团队在工作,大家也都知道陈春华老师是我们的联席董事长,今天我看到我们有一个独立董事也是我们的嘉宾,我们整个管理架构当中都是非常年轻化、公司化的团队在合作。我是整个机器当中的零件,我很清楚在这个事情要做哪个位置。我爸爸说时代不一样了,他那个时代他是做大王,是居高临下的感觉,别人看他看他的企业,说是刘永好的企业。现在我们一直在农村,我们角色变了,不再是大王,而是从大王转变成服务商,给农民提供服务,给消费者提供安全食品的服务商,你的角色从大王变成了服务商,这是一个态度上的改变,也是你心态上的改变。角色改变需要我们传承代一同转过来的。他是当王,我是服务者。我说第一件事情就是懂得去服务他人,懂得服务你的同事,懂得取乐你的同事,在欢乐的环境下,让同事搞得高高兴兴的,讲的幽默的笑话,这些都是服务的心态,这是一些变化。

主持人:刘总想过颠覆吗,没关系,我们不会让大刘总知道你说什么的。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主持人:刘总想过颠覆吗,没关系,我们不会让大刘总知道你说什么的。

刘畅:我觉得不是颠覆,其实还是接着我刚才说的那个话题,我觉得是一种角色的转变,还有对自己本身还有自己所处的时代,自己的团队,自己的同事这样一个了解,很清楚一个认知,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刘畅:我觉得不是颠覆,其实还是接着我刚才说的那个话题,我觉得是一种角色的转变,还有对自己本身还有自己所处的时代,自己的团队,自己的同事这样一个了解,很清楚一个认知,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如果是基于以上说的很清楚的认知的话,我们会发现时代不一样了,雪老师讲的时代不一样了,角色不一样,我们要承担的责任也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觉得最重要就是适应这种变化,在变化当中还是认清楚自己的,还是清楚自己的路,无所谓颠覆不颠覆,只是角色的一些变化。

如果是基于以上说的很清楚的认知的话,我们会发现时代不一样了,雪老师讲的时代不一样了,角色不一样,我们要承担的责任也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觉得最重要就是适应这种变化,在变化当中还是认清楚自己的,还是清楚自己的路,无所谓颠覆不颠覆,只是角色的一些变化。

蒋锡培:在探究承袭的根基上购买发卖创新。主持人:您太成熟,太官方了。有没有办公室看不惯的,暗下决心把你搞颠覆。

主持人:您太成熟,太官方了。有没有办公室看不惯的,暗下决心把你搞颠覆。

刘畅:十年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会有很多的情绪,有很多的不满,那时候我觉得因为自己那时候特别忙要证明自己,但凡有人看不顺眼你或者是为难你他就是不对,看不出我的才华,都是别人的错,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现在我觉得好象没有太多这样的心态了,因为现在没有那么大的一颗心希望每个人都支持你,赞成你。当你的心缩小之后,态度自然而然也软下来了。我现在发现像公司里面比较老一点的员工,他们就把我当晚辈一样来看。一开始我很难领导比我年纪大的同事们,一开始我就想要把他们当下属,我是领导,下属就是要听领导,他年龄比我大,就不听我的,我越使劲越难受,然后关系就越僵。我心缩小之后,无论你是领导还是他是领导,你就是晚辈,你就要做好晚辈的本份,尊老爱幼,这样一来就自然了。很多比我年长的,爸爸,元老,老同事他们把我当一个晚辈,问到什么问题,我向他们请教,他们很乐于把他们的知识跟我做一个分享。比较有创新方面的,他们说让小刘弄吧,我觉得很和谐,成长是一个过程。我觉得没有觉得像以前那样愤愤不平了。

刘畅:十年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会有很多的情绪,有很多的不满,那时候我觉得因为自己那时候特别忙要证明自己,但凡有人看不顺眼你或者是为难你他就是不对,看不出我的才华,都是别人的错,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现在我觉得好象没有太多这样的心态了,因为现在没有那么大的一颗心希望每个人都支持你,赞成你。当你的心缩小之后,态度自然而然也软下来了。我现在发现像公司里面比较老一点的员工,他们就把我当晚辈一样来看。一开始我很难领导比我年纪大的同事们,一开始我就想要把他们当下属,我是领导,下属就是要听领导,他年龄比我大,就不听我的,我越使劲越难受,然后关系就越僵。我心缩小之后,无论你是领导还是他是领导,你就是晚辈,你就要做好晚辈的本份,尊老爱幼,这样一来就自然了。很多比我年长的,爸爸,元老,老同事他们把我当一个晚辈,问到什么问题,我向他们请教,他们很乐于把他们的知识跟我做一个分享。比较有创新方面的,他们说让小刘弄吧,我觉得很和谐,成长是一个过程。我觉得没有觉得像以前那样愤愤不平了。

主持人:谢谢,五个满意。刘总,身边有没有什么小伙伴不愿意再继续做和父辈一样的企业?

主持人:谢谢,五个满意。刘总,身边有没有什么小伙伴不愿意再继续做和父辈一样的企业?

刘畅:特别多,这两年海外并购也特别多,基本上我们从海外找到海外并购案子当中家族企业要退出要卖的理由都是因为上一代老了,下一代不想接,他们在外部寻找一些购买者,这种情况非常多,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好奇怪,也没有什么好与不好。有一些子女兴趣爱好在别的地方,他有别的才华做别的事情,让他更发光发亮,有什么不好。第一代创造了财富,积累了这样的智慧,更影响让他们走自己最快乐、最适合的路。

刘畅:特别多,这两年海外并购也特别多,基本上我们从海外找到海外并购案子当中家族企业要退出要卖的理由都是因为上一代老了,下一代不想接,他们在外部寻找一些购买者,这种情况非常多,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好奇怪,也没有什么好与不好。有一些子女兴趣爱好在别的地方,他有别的才华做别的事情,让他更发光发亮,有什么不好。第一代创造了财富,积累了这样的智慧,更影响让他们走自己最快乐、最适合的路。

我自己的父母也是这样想的,对我自己的培养还真是,我现在平心而论,待在我现在的位置上面比我做任何一样其他的要更适合,我自己也感到更充实,这是我自己衡量从感情、能力层面上综合的评价。

我自己的父母也是这样想的,对我自己的培养还真是,我现在平心而论,待在我现在的位置上面比我做任何一样其他的要更适合,我自己也感到更充实,这是我自己衡量从感情、能力层面上综合的评价。

我跟爸爸的朋友说接班是为什么,我说其实我妈妈一句话把我最后劝动了。她说像你从小爸爸一直创业,从小很难得见面,很小就出国了,出国回来你又在外地工作,现在你自己能赚钱了,能养活自己,你又要搬出去住,自己创业。这样你算算我们一家人能住在一起,待在一起多长时间?说完之后我妈说你就这样,你试试回去工作,你把公司当作一个家来看,你把在公司里的跟你爸爸相处得日子当作是你在家里孝顺他,你换一个角度处理关系。至少我们一家人可以多一点在一起,最后劝动我是这句话,我决定回公司工作。把情感、家庭还有能力最综合的解决方案对于我来说,所以我选择了这条路。

我跟爸爸的朋友说接班是为什么,我说其实我妈妈一句话把我最后劝动了。她说像你从小爸爸一直创业,从小很难得见面,很小就出国了,出国回来你又在外地工作,现在你自己能赚钱了,能养活自己,你又要搬出去住,自己创业。这样你算算我们一家人能住在一起,待在一起多长时间?说完之后我妈说你就这样,你试试回去工作,你把公司当作一个家来看,你把在公司里的跟你爸爸相处得日子当作是你在家里孝顺他,你换一个角度处理关系。至少我们一家人可以多一点在一起,最后劝动我是这句话,我决定回公司工作。把情感、家庭还有能力最综合的解决方案对于我来说,所以我选择了这条路。

很多小伙伴也没有,我觉得刚才老师讲的不成问题,要靠治理,要靠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公司外部环境我们遭受了历史的断层,未来我们会建立起来很好的法治社会、金融社会,都可以保护我们的资产都会归属到你的家庭。你的精力跟他分离,这是家庭的做法,我觉得并不矛盾。

很多小伙伴也没有,我觉得刚才老师讲的不成问题,要靠治理,要靠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公司外部环境我们遭受了历史的断层,未来我们会建立起来很好的法治社会、金融社会,都可以保护我们的资产都会归属到你的家庭。你的精力跟他分离,这是家庭的做法,我觉得并不矛盾。

主持人:谢谢,能力和亲情都是选择的因素。按照惯例,每个人对今天讨论的话题说一句话作为一个结束语。我们从年轻一代开始。

主持人:谢谢,能力和亲情都是选择的因素。按照惯例,每个人对今天讨论的话题说一句话作为一个结束语。我们从年轻一代开始。

刘畅:我其实一直都在传承的过程当中,从小都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太特别想说。一点吧,刚才雪老师讲到他说颠覆,我觉得想有一个分享,我前两天刚去了山西的平遥看了我们晋商的老宅子,看到银号票号这些等等。我看过这些老宅子以后我忽然觉得我EMBA读的课程都是盗版的,我想送给大家一句话分享千万不要迷信洋人,不要迷信所谓的洋文化。我们发现所谓的管理智慧在这么多年前,一千多年前我们老祖宗早就有了,甚至比现在的EMBA总结的还要多,还要精华。我去了平遥之后回来很震撼,给自己一个新的提醒,让自己永远不要迷信,永远要相信自己有可能颠覆。

刘畅:我其实一直都在传承的过程当中,从小都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太特别想说。一点吧,刚才雪老师讲到他说颠覆,我觉得想有一个分享,我前两天刚去了山西的平遥看了我们晋商的老宅子,看到银号票号这些等等。我看过这些老宅子以后我忽然觉得我emba读的课程都是盗版的,我想送给大家一句话分享千万不要迷信洋人,不要迷信所谓的洋文化。我们发现所谓的管理智慧在这么多年前,一千多年前我们老祖宗早就有了,甚至比现在的emba总结的还要多,还要精华。我去了平遥之后回来很震撼,给自己一个新的提醒,让自己永远不要迷信,永远要相信自己有可能颠覆。

365bet手机版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