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

2020年7月12日 - 农副产品

“你以为你点的是和图片一样的健康美餐,实际上却是脏到令人作呕的黑作坊生产的。”在被“3·15”晚会曝光平台上存在黑作坊外卖后,处在风口浪尖的饿了么在3月15日当晚发布回应后,又…

我们必须承认,在食品安全管理上确实存在失职之处。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王先知
这次其实是饿了么在替行业受过,其他外卖平台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只不过饿了么是最大的外卖平台罢了,这是行业的…

被称为“最让公关紧张的晚会”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始了,作为去年3·15晚会首先曝光的对象,外卖平台的乱象被集中呈现——无照经营、虚假宣传、卫生条件差——这些乱象就像先天性的顽疾,自外卖平台诞生之初就“忠实”追随。

“你以为你点的是和图片一样的健康美餐,实际上却是脏到令人作呕的黑作坊生产的。”在被“3·15”晚会曝光平台上存在黑作坊外卖后,处在风口浪尖的饿了么在3月15日当晚发布回应后,又在昨天接连发了CEO内部邮件以及给商户的一封信。

“你以为你点的是和图片一样的健康美餐,实际上却是脏到令人作呕的黑作坊生产的。”在被“3·15”晚会曝光平台上存在黑作坊外卖后,处在风口浪尖的饿了么在3月15日当晚发布回应后,又在昨天接连发了CEO内部邮件以及给商户的一封信。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王先知

时隔一年之后,就在3·15前一天,某外卖平台上多家店铺因超范围经营凉菜被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线,暴露出网络订餐平台依然存在把关不严的问题。

饿了么CEO张旭豪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这暴露出公司在资质审核和管理环节存在着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必须承认,在食品安全管理上,饿了么确实存在失职之处。我和管理层也应对此承担责任。”

饿了么CEO张旭豪在内部邮件中表示,这暴露出公司在资质审核和管理环节存在着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必须承认,在食品安全管理上,饿了么确实存在失职之处。我和管理层也应对此承担责任。”

这次其实是饿了么在替行业受过,其他外卖平台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只不过饿了么是最大的外卖平台罢了,这是行业的潜规则,有些店铺都是在小区里,政府有关部门也很难监管到,但是互联网外卖平台在利益的驱使下有时会铤而走险。

尽管在曝光之初,外卖平台们纷纷高调表示要集中整改,但无证照经营、“照骗”的后厨依然时不时跃居媒体头条,让人每一次外卖都吃得心惊胆战,既然有平台监管,为什么外卖黑店依然像打不死的地鼠?而屡禁不止的外卖黑店,背后到底有哪些动因?

365bet手机版 ,张旭豪称,本以为能随时准备好经受任何检验,但突然发现,自身做到的还远远不够,“在此向支持饿了么的用户表示歉意,向由此受到困扰的商户表示歉意。”

张旭豪称,本以为能随时准备好经受任何检验,但突然发现,自身做到的还远远不够,“在此向支持饿了么的用户表示歉意,向由此受到困扰的商户表示歉意。”

最严食品安全法为何管不住饿了么?

外卖黑店屡禁不止,背后的四宗罪

据悉,3月15日当晚,成都市食药监部门查封了被曝光的成都市锦江区的“咕咕叫快餐”现场并依法立案查处。3月16日,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对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去年11月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审查许可证、违反食品安全法的行为处以罚款12万元,对今年“3·15”期间被曝光的涉嫌违反食安法的行为,约谈其主要负责人并正式立案调查。北京市食药监局则表示,17日上午将约谈网络订餐平台,要求其严格履行主体准入的审查义务。(记者
孙雨)

据悉,3月15日当晚,成都市食药监部门查封了被曝光的成都市锦江区的“咕咕叫快餐”现场并依法立案查处。3月16日,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对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去年11月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审查许可证、违反食品安全法的行为处以罚款12万元,对今年“3·15”期间被曝光的涉嫌违反食安法的行为,约谈其主要负责人并正式立案调查。北京市食药监局则表示,17日上午将约谈网络订餐平台,要求其严格履行主体准入的审查义务。

遭遇央视“3·15”晚会曝光后,饿了么彻底火了。

去年10月1日起,最新的《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正式实施,其中最重要的规定就是要求网络外卖平台的各商家要亮“证”,北京市公布的网络食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要求,网络食品经营者在醒目位置公示营业执照、许可证件信息。

■新闻分析

■新闻分析

央视“3·15”晚会报道称,饿了么除了涉嫌虚假宣传之外,最让人忍受不了的就是糟糕的食品安全情况。在“饿了么”的网站上显示,网名为“食速达”的商家,菜品色泽艳丽,厨房不锈钢灶具洁净透亮,而实体店的厨房却是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油渍;老板娘刚刚从外面买来的火腿肠,用牙咬开外包装就直接分切配到炒饭中;掉进脏东西的饭盒,在桌上磕打一下,就直接装饭;用完盛饭板直接放在全是污渍的锅盖上。

但实际情况中,无证照开展订餐经营活动的现象屡禁不止,同时我么们发现,外卖平台出现了不少店铺共用同一份证照的情况,其中多以“XXX美食城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为主,在同一个美食城里,多家档口店铺都会套用所在美食城的营业执照和餐饮许可。

外卖,该为一路狂飙反省

外卖,该为一路狂飙反省

看后,实在令人作呕。大家都知道,《食品安全法》中规定: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对入网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明确其食品安全管理责任;依法应当取得许可证的,还应当审查其许可证。可是被曝光的饿了么,其有关合作商家并没有依法取得有关许可证。

由于无证无照,餐厅的食品安全问题是最多被提及的——沾满油渍的桌台、垃圾和食品堆放在一起、外卖送餐箱不消毒、送餐员拿不出健康证——卫生状况让人担忧。

昨日,在新浪网的调查中75%的消费者表示饿了么曝光后对自己使用外卖平台有影响。“外卖,我还能不能爱你?”

昨日,在新浪网的调查中75%的消费者表示饿了么曝光后对自己使用外卖平台有影响。“外卖,我还能不能爱你?”

事件出来之后,饿了么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表态,紧急成立专项组,下线所有涉事违规餐厅,并连夜部署,核查全国范围的餐厅资质,接受媒体及社会各界的引导和监督。但是,唯独没有公开“道歉”两字。

与此同时,订餐平台上店铺的虚假宣传也颇为严重,店铺登记地址与实际地址不符,无论是门面、大堂还是后厨,真实店面情况都与照片严重不符。

北京晨报记者从一位外卖行业从业者处了解到,由于外卖市场竞争激烈,各平台间比拼的是谁的商户、城市扩张的够快。“对于一些外卖平台而言,没有严格的入驻标准包括卫生要求,决策层求用户量、求安装量、商家入驻量等。例如用户安装了APP后,肯定会对食物的种类口味提出更多的要求,这样平台首先考虑的也是满足用户对于餐点多样性的要求。这就导致了‘谁吸纳商户多、谁入驻品类多,谁就是同类的第一’。在烧钱大战中,抢商户抢用户成为最重要的指标,产品卫生被丢到了第二位。”

北京晨报记者从一位外卖行业从业者处了解到,由于外卖市场竞争激烈,各平台间比拼的是谁的商户、城市扩张的够快。“对于一些外卖平台而言,没有严格的入驻标准包括卫生要求,决策层求用户量、求安装量、商家入驻量等。例如用户安装了APP后,肯定会对食物的种类口味提出更多的要求,这样平台首先考虑的也是满足用户对于餐点多样性的要求。这就导致了‘谁吸纳商户多、谁入驻品类多,谁就是同类的第一’。在烧钱大战中,抢商户抢用户成为最重要的指标,产品卫生被丢到了第二位。”

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在发内部信中称,“在央视315晚会中,饿了么的食品安全监管问题被点名曝光,这暴露出公司在资质审核和管理环节存在着无法回避的问题。我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公司,在经历飞速发展的同时,原来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这实在让人痛心”。

在不少媒体报道中,外卖平台的KPI每月都在翻倍增加,有些地推人员想到去签约大排档,一个大排档有十来家商户,能迅速完成工作量。而地推人员为完成KPI,不得不去签下各种“苍蝇馆子”,一些市场经理还会帮无照经营的“黑店”使用虚构的地址上线,引导并默认黑作坊入驻。

以饿了么为例,创立于2009年4月,扩张极快。在2014年4月仅有200人,2014年8月增长到1000人,2014年12月增长到5000人,2015年10月就达到了12000人。融资和估值也是一路蹿升,A轮之后,2013年1月600万美元B轮投资;2013年11月红杉C轮2500万美元;2014年5月D轮8000万美元;2015年1月E轮3.5亿美元;2015年8月F轮融资6.3亿美元。

以饿了么为例,创立于2009年4月,扩张极快。在2014年4月仅有200人,2014年8月增长到1000人,2014年12月增长到5000人,2015年10月就达到了12000人。融资和估值也是一路蹿升,A轮之后,2013年1月600万美元B轮投资;2013年11月红杉C轮2500万美元;2014年5月D轮8000万美元;2015年1月E轮3.5亿美元;2015年8月F轮融资6.3亿美元。

与此同时,张旭豪也坦陈,在食品安全管理上,饿了么确实存在失职之处。他和管理层也应对此承担责任。公司要感谢媒体的监督,诚恳地向信任、支持饿了么的用户表示歉意,向由此受到困扰的商户表示歉意。

此前有媒体报道,目前外卖平台有三种推广模式,也是外卖平台的重要收入来源:一是分区定价,每天每区拿出两三个名次定价出售;二是推广到人,根据用户订餐习惯,在靠前位置推送餐馆,按点击量算钱;三是名次竞拍,价高者得。

业内人士表示,外卖O2O很多不需要门面和堂食,容易滋生黑作坊。像饿了么这样一路狂飙发展,必然也会为管理埋下隐患。享受了行业标兵的荣誉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外卖O2O很多不需要门面和堂食,容易滋生黑作坊。像饿了么这样一路狂飙发展,必然也会为管理埋下隐患。享受了行业标兵的荣誉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饿了么”是中国最大的餐饮o2o平台之一。公司创立于2009年4月。由张旭豪、康嘉等人在上海创立。

尽管外卖平台都在推动品质外卖,但数量众多的小餐馆才是外卖平台赖以生存、维持高日活的基础,而小餐馆依靠竞价排名提升自己的曝光量,就像一剂催化剂,让更多不合规、卫生不达标的餐馆有机会出现在用户面前。

饿了么之所以扩张一路领先,有赖于它的低价策略,本就更容易产生黑作坊,但其他外卖平台就绝无漏洞了吗?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外卖
黑作坊”发现,许多外卖企业都被爆出过存在卫生质量问题。“各家平台都在不遗余力地比拼商家数量,对用户补贴。”业内人士透露说。

饿了么之所以扩张一路领先,有赖于它的低价策略,本就更容易产生黑作坊,但其他外卖平台就绝无漏洞了吗?记者通过百度搜索“外卖+黑作坊”发现,许多外卖企业都被爆出过存在卫生质量问题。“各家平台都在不遗余力地比拼商家数量,对用户补贴。”业内人士透露说。

2015年12月17日,饿了么和阿里巴巴签署投资框架性协议,阿里巴巴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获投资后,饿了么估值超过45亿美元,继续独立运作。本轮投资后阿里占股饿了么27.7%,成为第一大股东。

315之后,外卖平台都做了些什么?

从业者表示,此次曝光或成为一个分水岭,快跑的企业们从比拼数量到比拼质量,比拼管理能力,因为忽略质量的平台走不远。对于消费者而言,选择外卖的也不光只图优惠和便宜了。北京晨报记者
孙雨

从业者表示,此次曝光或成为一个分水岭,快跑的企业们从比拼数量到比拼质量,比拼管理能力,因为忽略质量的平台走不远。对于消费者而言,选择外卖的也不光只图优惠和便宜了。

被资本注入后,饿了么不得不快速跑圈地。一位不愿署名的行业人士告诉笔者,外卖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资本对于企业的业绩是有要求的,这个行业谁圈的店多,竞争优势也会大些,在资本市场估值就会高些,在百度外卖、美团等竞争对手的追赶下,饿了么不得不跑马圈地,这也变相降低了引入店家的门槛,就出现了食品安全隐患。

叫外卖已经成为很多用户生活中的一部分,那么对于这些让人心惊胆战的黑餐铺,我们和外卖平台可以做些什么呢?

记者 孙雨

在严格法律责任方面,《新食品安全法》首先是强化了企业主体责任的落实,明确提出食品生产经营者是食品安全第一责任人,对其生产经营的食品安全负责,规定了食品生产经营者应当建立食品追溯体系。很显然,饿了么的有些合作方并没有符合有关法律规定,作为第三方平台也负有把关不严的责任。

知乎上有一位网友支招,他表示自己一般只会订去过实体店的商家,而如果在不熟悉的地方,“准备订之前,我会先在地图APP上找到这家店,用街景看一下门面。”

上述事件发生后,甚至有外卖市场的内部人士还告诉笔者,这次其实是饿了么在替行业受过,其他外卖平台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只不过饿了么是最大的外卖平台罢了,有些事情行业内部人士都是知道的,这是行业的潜规则,有些店铺都是在小区里,政府有关部门也很难监管到,但是互联网外卖平台在利益的驱使下有时会铤而走险。

饿了么在刚刚到来的3月启动了“食品安全月”,第一周即对平台上超过100万商家开展飞行检查,查出并下线违规餐厅5257家。为落实线上发现、线下查处的食安问题治理闭环,目前违规餐厅名单已同步至各地食药监供进一步处理。

令笔者感到痛心的不是饿了么暴露出外卖市场的乱局,而是去年大家一直在说的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有关监管部门面对互联网的汹涌大潮,监管创新也是没有有效跟上,很多事情也是事后追究。

此前3月1日,饿了么推出全国首个外卖食安服务APP,将平台上的违规餐厅及时同步至监管部门;两日后,平台宣布将下发专属餐品包装封签,保证食物在配送环节隔绝外界污染;之后,饿了么廉正部配合“食品安全月”活动,加大对内部人员渎职的打击力度;饿了么联合蚂蚁金服、太平洋保险和国泰保险为其平台用户开辟食品安全理赔快速通道。

相比2009年颁布的我国第一部《食品安全法》,去年十月一日正式落地的新《食品安全法》确实有诸多的进步,尤其在以法律形式固定了监管体制改革成果,针对当前食品安全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建立了最严厉的惩处制度。因此,新法被称为“史上最严”的食品安全法,赢得了老百姓和业内的认可。

此前,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也曾开展自查自纠工作,相继公布了自己的食品安全制度和规范,引入后厨直播项目,美团外卖设立“首席食品安全官”,并推出“天网”、“天眼”系统——前者为入驻餐饮商户建立电子档案,跟踪其入网、经营、退出的全生命周期;后者“天眼”则对消费者点评数据进行语义识别分析,将其中有关食品安全的内容特别是负面评价内容进行量化和结构化,形成四大类和多个细分数据汇总信息,监管部门可以据此对商户进行动态监控检查。

不过,也有许多专家对此表示担忧。正如江南大学江苏省食品安全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吴林海所说的那样,虽然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有诸多的亮点,而且目前舆论一片赞歌,但仍然不得不说,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在未来的实施中将面临着诸多的难点,甚至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并不能够有效、全面地解决食用农产品与食品安全问题。

在经历快速扩张规模的粗放阶段之后,每一家外卖平台都开始意识到沉淀、品牌的价值,开始试着回归到服务好用户的初心。

话题再次回到饿了么这个事件上,很多业内人士纷纷向笔者反映,目前,新食品安全法对于外卖市场的作用影响并不是很大,饿了么被曝光也不是偶然,在这个领域的人也都知道,行业的这个黑幕早晚得被揭开,现在问题出来了也是个好事,对于行业下一步的健康发展是有利的,外卖市场或就此结束野蛮生长的状态,下一步国家有关监管部门一定会收紧监管,整个行业会进行品质升级。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所谓下半场,外卖大战的局势如何?

在笔者看来,首先,有关政府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网络订餐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将网络平台上的餐饮商户纳入到食品安全监管体系,订餐网站或app应对其合作商户进行审查登记,并做好日常管理,提高准入门槛;其次,强化执法监督,进一步明确责任单位和牵头部门,切实加强对网上快餐的监督管理,加大抽查力度;第三,对违法企业等从严从重处罚,让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承担起主体责任,做好把关人。

在2016年下半年以来,“下半场”这个词几乎成为外卖O2O领域的主题词,美团王兴给行业缔造了这个词后,他3月1日在自己的饭否说道,“我后来才逐渐意识到,那些没参与过足篮球等对抗性团队竞技的人多半不能真的理解「下半场」的含义,至少是没有体会过下半场开始时你踏入赛场那一刻体内的各种激素是如何涌动的。”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可喜的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消息称,北京市食药局将出台《北京市网络食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试行)》,对北京市网络食品交易提供者推行规范化管理;另外,央视“3·15”曝光饿了么之后,上海市食药局也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探索网络订餐有效监管机制,进一步督促企业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守住食品安全底线。

而这其中的激素涌动,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或许和这三个方面有关——关于怎么看待下半场,王兴认为可以通过三个方面解决,第一,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布局AI、VR、AR等高科技领域;第二实行互联网+;第三实行全球化和国际化。

互联网绝不是法外之地,在野蛮成长的过程中,也应该遵纪守法、履行社会责任,尤其是食品行业,这是个良心产业,容不得半点马虎。

王兴去年8月底曾公开透露,2016年7月,新美大除了外卖之外,其他业务已基本实现盈利,王兴判断外卖商战将在6-12个月内结束。到9月底,美团点评内部信称在互联网“下半场”,将关注营收和盈利能力,想在外卖补贴大战中抽身的意愿也比较明显,彼时还密集有传闻称百度正在与美团谈判,出售两项业务之事。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本文作者介绍:新华社《财经国家周刊》主笔兼食品工作室主任。)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去年4月13日,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通过内部信宣布与阿里巴巴及蚂蚁金服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获得12.5亿美元投资,其中,阿里巴巴投资9亿美元,蚂蚁金服投资3.5亿美元。融资后,饿了么公司仍保持独立的运营和发展。口碑的外卖服务也将由饿了么提供运营支撑。

张旭豪此前对网易科技表示,“目前已经不是单独的扩规模阶段,更多的是要优化跟完善自己的产品跟效率,帮助商户去解决更多的问题。”他此前拿F1赛事作比喻饿了么去年的一次新价值体系调整,“我可能中途会停下来换个轮子,但是目的是我想走得更快”。

“饿了么”主管道歉:确实存在不认真对待工作之处。而百度外卖,尽管李彦宏在最新的财报会议上给了它一块免死金牌——强调O2O是公司业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这依然不能阻止业界开始用“岌岌可危”的眼光看待这项曾经百度的重点业务。

有糯米的城市经理告诉网易科技,就百度来说,可以用鸡肋形容百度O2O业务现在的处境——食之无味弃之可惜——O2O的业务烧钱,只有通过转代理来缩减人员成本;而另一方面,O2O业务又是实现闭环的重要一环,是百度很多业务落地的关键,比如百度钱包就必须依赖于糯米。

不得不说的是,现在的外卖领域,从过去高调的补贴战的“显性胶着”,正发展成为目前颇为被动的“隐性胶着”——小额的补贴和红包依然存在,而三家又都会在外卖高峰期不动声色得抬高配送费用。

平台正变得越来越相似,没有绝对的胜者,也没有绝对的失败者,这场战役比拼的,只是谁能活得更久而已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