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365bet手机版科学网—《环球科学》:精神分裂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流感

2020年7月13日 - 法制民生

内容摘要:

《环球科学》:精神分裂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流感

核心提示:精神分裂症是一种极具破坏力的疾病,全世界约有1%的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并出现神智恍惚、精神错乱、认知能力减退精神分裂症是一种极具破坏力的疾病,全世界约有1%的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并出现神智恍惚、精神错乱、认知能力减退等症状。精神分裂症患者不但无法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也不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东西严重损伤了我们的大脑呢?众多研究显示,罪魁祸首竟然是流感。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很多人都表示疑惑。的确,流鼻涕、发烧这些事看起来怎么也不会和需要终生服用抗精神病药扯上关系。然而,各种研究一再表明,精神分裂症与产前流感病毒以及其他微生物感染有关。如果母亲在怀孕期间受到感染,孩子就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2006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称,大约20%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都是由于母亲产前感染所致。医生很早就发现,在感染了梅毒、链球菌之类的病原体后,如果不进行治疗,人就会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认识到,以前一些归咎于神经或心理缺陷的精神疾病,其实是微生物引起的。精神分裂症最为明显,而自闭症、躁郁症和强迫症也与细菌、病毒或寄生虫感染有关,无论感染是发生在子宫内、儿童期或成年以后。有些感染会直接影响大脑,另外一些则会触发免疫反应,干扰大脑正常发育,甚至误导自身免疫系统攻击大脑细胞。一旦科学家弄清了感染与精神失调症之间的关系,就有望开创精神病预防的新纪元。绝大多数急性病例中,只需要简简单单的疫苗或抗菌药物就可以在大脑受损前消除感染。至于免疫系统引起的精神错乱,我们可以开发新的药物,抑制免疫反应对大脑的影响。即使无法做到以上的程度,我们对精神病的复杂病因了解越深入,在应对的时候就会更加从容。精神病诱因早在1896年,《科学美国人》就刊登过一篇社论《精神错乱是由微生物引起的吗?》。这个问题看上去逻辑很清晰,既然微生物和其他疾病有关,那会不会也和精神错乱有关呢?文中,两名医生将精神病患者的脑脊液注射到兔子体内,兔子随后染病。他们因此得出结论:“特定形式的精神病”可能是由传染性物质所致,“与伤寒、白喉和其他传染病类似”。20世纪30年代,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盛行一时,上述观点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冷遇。20世纪50年代,遗传物质DNA的发现,激发人们从遗传学角度寻找各种疾病的根源,其中就包括精神分裂症。一些论文指出,精神分裂症等疾病具有明显的遗传性,但基因并不能解释一切。大量研究发现,同卵双胞胎中,如果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另一个患病的几率只有50%。因此,精神病可能是特定的环境因素与遗传基因相互作用的结果。科学家开始着手调查,从人们的饮食结构、生活习惯,到父母的抚养方式、地理位置,旨在证实上述推论。直到1973年,
E·富勒·托雷在英国的《柳叶刀》杂志上发表论文,这个被搁置了几十年的观点才重新受到关注——微生物感染是否会导致精神病?此后20年,有几个“游手好闲”的科学家开始潜心研究感染与精神失调症状之间的关系。随着研究逐渐深入,他们的发现越来越多。对精神分裂症的研究结果最引人注目。超过200项研究表明,在冬天和春天出生的孩子,患神经分裂症的几率比平均水平高出5%~8%。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是因为病毒在寒冷、干燥的冬季更容易流行。2004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精神病学家艾伦·S·布朗,分析了从1959年到1966年间收集的189名孕妇的血液样本,其中有64人生育的孩子后来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怀孕期间,孕妇多次抽取血样,这样布朗和同事就能清楚地知道,她们是否感染以及何时感染上流感。布朗解释说:“研究表明,如果孕妇在怀孕的早期或中期感染流感,子女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会是正常情况的3倍;如果流感发生在怀孕的头3个月,几率则会猛增7倍。”2001年,布朗在另一项研究中发现,1964年美国病毒性风疹流行期间,感染了该病毒的母亲所生下的孩子,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比其他孩子高出10倍。如今,大多数孩子都接种了风疹疫苗,这种传染病的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布朗还发现,神经分裂症与刚地弓形虫有关,这是一种单细胞寄生虫,大约有40%的人通过饮用或食用受污染的水源和生肉感染。他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刚地弓形虫抗体在母亲血液中的含量增高,后代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几率将是正常情况的2.5倍。对精神分裂症而言,上述例证极具说服力。但产前风疹和几种疱疹的感染,与自闭症、躁郁症,甚至阿尔茨海默病等精神失调症的关联并不明显。目前发现的感染与精神病症状的关联,仅仅是“关联”而已,还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一定是感染导致了这些疾病。因为携带精神病致病基因,也可能让人患病。但动物试验还是为“产前感染影响后代大脑”这一理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2003年,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保罗·H·帕特森的研究表明,怀孕期间感染流感的孕鼠所生的后代,在探索新事物的时候,以及在与其他老鼠的交流中,要比正常的老鼠胆怯得多。它们身上还出现了神经发育中断迹象:尸检报告显示,它们的神经元分布与同类存在巨大差异。越来越多的证据让专家开始相信,产前感染与精神失调症的确存在因果关系。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这些感染如何影响胎儿的大脑?免疫因素尽管胎盘可以保护发育中的胎儿,但它还是拿一些微生物没有办法。刚地弓形虫在感染初期或急性感染期就具备跨越胎盘屏障的能力。如果怀孕初期的急性感染不加以治疗,就会导致严重的先天缺陷或流产。然而,科学家对怀孕晚期的急性感染和潜伏感染的影响还不是很清楚。在潜伏感染的情况下,寄生虫安静地在体内“冬眠”,而不会跨越胎盘。布朗的抗体研究表明,这些曾被认为无害的感染也可能导致精神分裂症。大脑里有一层被称为血脑屏障的保护膜,可以将脑细胞与身体其他部分隔开。刚地弓形虫是少数能够穿越血脑屏障的微生物。它一旦进入大脑,就会影响宿主的行为。受到感染的大鼠和小鼠不但不怕猫,反而喜欢和猫接近,结果自投罗网。这时,刚地弓形虫就如愿以偿——因为它只能在猫科动物体内进行繁殖。刚地弓形虫一旦进入人体,也能对人的个性产生细微的影响,使宿主更加神经质、没有安全感:男性会变得更谨慎,而女人则变得更友善。这种寄生虫可能是通过影响脑内特定化学物质的浓度来激发这些行为的改变。比如一项研究发现,刚地弓形虫会增加多巴胺的生成。多巴胺是一种重要的神经递质,在多种大脑过程中发挥作用,包括运动行为、睡眠、注意和奖赏。在胎儿体中,多巴胺水平的改变会严重破坏正常的大脑发育。而科学家们早已知晓精神分裂症与脑中特定部位的多巴胺过量有关。潜伏性感染同样与胎儿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有关。但在这种情况下,刚地弓形虫不会跨越胎盘屏障,不会直接影响到胎儿大脑。流感与精神分裂症的关联同样难以理解,因为流感通常不感染胎儿。这样看来,应该还有其他机制在发挥作用。一些研究表明,感染本身不会中断大脑发育,而是由感染引起的身体免疫反应影响到了神经系统,并造成伤害。“当免疫系统被激活时,它会影响到大脑功能,进一步影响情感和行为反应。”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弗·L·科解释道,他的研究领域是心理和环境因素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回想一下你在因流感而病倒前一天的感觉。“你会觉得很难受,全身疼痛,没有食欲,极度疲倦,”科说道。其实让你有此感受的并非流感,而是流感引起的免疫反应。科认为:“你正感受着细胞因子的作用。”细胞因子指的是由多种细胞,包括免疫细胞为传递信号而生成的小分子。细胞因子在感染期间大量生成,但功能并不仅限于免疫系统,它们对大脑发育同样重要。当科学家们将细胞因子加入实验室的培养细胞中时,细胞的生长出现了异常。“我们知道,高浓度的细胞因子会干扰细胞生长和细胞之间的连接。”科说道,“那么,母亲的感染真的就是这样影响到发育未全的胎儿大脑,从而埋下精神病祸根的吗?”根据科的研究,事情很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孕妇的免疫反应可以影响到胎盘的功能。胎盘的任务是向胎儿传送激素和营养物质,但当母体正与感染作战时,胎盘的行为似乎稍微起了些变化。在一些情况下,它会促使胎儿自身生成细胞因子;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母体的细胞因子也会跨越胎盘屏障。“这看上去就像一种混响或是一种和声——于是母亲的反应导致了胎儿的反应,即便那并没有病毒,”科解释道。大量研究都支持细胞因子起关键作用这一理论。科学家们在对几十年前收集到的孕妇血液样本,以及她们业已成年的孩子的精神病学体征进行了详细比对之后,发现在那些生下易患神经分裂症孩子的母亲血液中,特定细胞因子(如白细胞间介素-8)的浓度明显高于其他人。遗传研究发现,两个与精神分裂症有关的基因也与细胞因子的功能有关,而基于动物的研究同样支持这一观点。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帕特森最近进行了一项实验,在实验中,他向孕鼠体内注入了一剂量的人工合成双链RNA,而非流感病毒。虽然这种作为病毒遗传物质的分子本身并没有表现出像病毒一样的行为,但仍被机体识别成异质,并引发了免疫反应,同时没有其他与感染相关的效应出现。他发现经RNA注射的孕鼠的后代,其行为模式与经流感注射的孕鼠的后代极为相似,这表明真正影响大脑的是免疫反应,而不是病毒。

猫向来以冷漠和孤傲着称,但当你赢得它们的信任后,就不必再忍受冷眼了!不过任何爱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养猫也是如此。猫咪身上携带的寄生虫可能感染任何哺乳动物,当然也包括人类,它们或可以控制我们的思维。这种可怕的寄生虫名叫弓形虫,它是猫科动物的肠道球虫,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它是如何控制人类思维的。不过,也许你的大脑中有猫寄生虫可能是一件好事,我们不需要活在对猫的恐惧中。

研究发现,感染弓形虫者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比没有感染的人高6倍以上

365bet手机版 1

365bet手机版,脑子里的寄生虫

你今天心情很糟糕,骂了你的另一半,又跟同事吵了一架,开车的时候还跟别人抢道。你想到很多原因,现在科学家告诉你一个全新的解释:你的大脑可能感染了一种叫做弓形虫的寄生虫,他们改变了你的性格。弓形虫很恶心,侵入你的身体之后不但大吃大喝,还绑架你的大脑——越来越多研究证据显示,弓形虫让人更容易得精神病,也更容易出车祸!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声称,高达20%的精神分裂症都是由母亲产前感染所致。

你可能听说过猫是弓形虫的主要宿主之一,这种单细胞寄生虫就是所有麻烦的始作俑者。更确切地说,寄生虫生活在猫的便便中,但这不是你唯一能找到它们的地方。你也可能通过食用受污染的肉类被感染,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弓形虫也可能在猪肉、鹿肉和羊肉以及任何未煮熟的肉类中发现。

科学家已经发现了数千种能够控制宿主行为的寄生生物,例如一种“冬虫夏草”真菌侵入昆虫体内,让受害者爬到草尖等高处后死亡,有利于真菌产生的孢子广泛散播。单细胞生物弓形虫感染老鼠之后,会选择性地攻击其大脑的杏仁核,令它们不再怕猫,甚至还被猫的尿骚味吸引,结果这些鼠辈容易被猫吃掉,而猫可是弓形虫最喜欢寄生的宿主,猫排出的粪便又可以感染更多的老鼠。

365bet手机版 2

此外,你也可以在土壤中、未清洗的水果和蔬菜上或者在厨房里准备的食物中接触到弓形虫,毕竟交叉污染现象十分常见。弓形虫的存在非常普遍,CDC宣称,大约有6000万美国居民和这些“搭便车的小家伙”共同生活。研究人员估计,世界上约有1/3的人口身上携带有弓形虫。如果你对此感到好奇的话,有些测试可以检测到它们。

自从有人类以来,弓形虫就一直与人相伴。研究发现,弓形虫也能影响人脑,对人的行为产生影响。它们不会让人变得更爱猫,但会让感染者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和神经质,变得爱冒险。捷克查尔斯大学的研究发现,感染弓形虫的人更容易担心,出现负罪感,怀疑自己,缺乏安全感,反应较为迟钝,而且注意力和反应力受损,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比没有感染的人高6倍以上。研究人员解释称,这些改变是因为弓形虫令大脑发生轻微的炎症。

如果母体的免疫反应会干扰未来婴儿的大脑神经生长,那么对孕妇进行疫苗接种便是危险的。

你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弓形虫。当你首次被感染时,你可能会感觉有点儿冷,然后一切就过去了,你的免疫系统会正常运行。只有当你的免疫系统受到严重损害时,弓形虫感染才会开始带来破坏,它会攻击你的大脑和眼睛。据估计,弓形虫造成的死亡人数和疟疾差不多。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心理学及神经科学教授盖理·温克博士称,弓形虫能够令大脑大量分泌神经递质多巴胺,男人感染后会变得性格外向,攻击性上升,变得多疑固执,容易妒忌;女人感染之后变得热心肠,为人随和,有责任心,不容易猜疑妒忌,但是更容易自杀,也比较滥交。这些问题可以用阻断多巴胺的药物治疗。

365bet手机版 3

大脑里的声音

人类感染弓形虫的主要方式是接触猫的排泄物,以及吃生肉或者未洗净的蔬果,赤脚在肥沃的土地上行走也可能中招。弓形虫在人群中的感染率为20%~60%,个别地区高达95%。一旦感染弓形虫,它们将伴随你终生,但你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更不会发疯,只是增加了潜在的疾病风险。

受到刚地弓形虫感染的老鼠,将丧失怕猫的天性。而猫科动物体内正是刚地弓形虫的理想滋生地。人体一旦感染了刚地弓形虫,那么就有可能患上精神分裂症以及躁郁症。

关于我们如何发现弓形虫危险的故事非常精彩,这是科学以奇怪方式发生的最佳例证。在20世纪90年代,捷克科学家雅罗斯拉夫·弗莱格博士开始相信,有一种寄生虫生活在他的大脑里,影响着他的性格,并引导着他的决定。弗莱格在接受《大西洋月刊》专访时称,当时他读到关于扁形虫的书。扁形虫可以侵入蚂蚁的神经系统,使它们瘫痪,并轻易成为羊的猎物,而羊才是扁形虫的最终宿主。

专家们建议,孕妇需要谨慎地与猫接触,因为弓形虫的主要风险在于胎儿感染。孕妇在怀孕早期感染弓形虫,重则可引起胎儿神经系统发育障碍,影响到智力,轻则可增加孩子日后得精神分裂症和双向情感障碍的风险。所幸,怀孕之前很多年感染的弓形虫一般不会影响胎儿,但也有研究称感染过弓形虫的孕妇更容易生男婴,而且令胎儿的发育较为缓慢。

365bet手机版 4

这不禁让弗莱格开始审视自己的行为,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发展出一种倾向,这促使他去做些看似疯狂的事情。弗莱格曾闯进车流,毫无顾忌地穿过繁忙的街道,甚至公开谈论他对执政者的厌恶。枪声并没有吓到他,他意识到这是不正常的。弗莱格于1990年考入查尔斯大学,并开始对弓形虫进行深入研究。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是一种极具破坏力的疾病,全世界约有1%的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并出现神智恍惚、精神错乱、认知能力减退等症状。精神分裂症患者不但无法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也不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东西严重损伤了我们的大脑呢?众多研究显示,罪魁祸首竟然是流感。

在研究期间,弗莱格能够检查受感染的个体以及寄生虫的生命周期。从本质上说,寄生虫唯一能繁殖的地方就是在猫的体内。一旦它离开了猫的身体,它就需要重新回去,否则就会死去。因为人类通常不是猫的猎物,所以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弓形虫的“死胡同”宿主,它们无法再重新回到猫身上。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很多人都表示疑惑。的确,流鼻涕、发烧这些事看起来怎么也不会和需要终生服用抗精神病药扯上关系。然而,各种研究一再表明,精神分裂症与产前流感病毒以及其他微生物感染有关。如果母亲在怀孕期间受到感染,孩子就更容易患上精神分裂症。2006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科学家称,大约20%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都是由于母亲产前感染所致。

关闭恐惧开关

医生很早就发现,在感染了梅毒、链球菌(streptococcus)之类的病原体后,如果不进行治疗,人就会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认识到,以前一些归咎于神经或心理缺陷的精神疾病,其实是微生物引起的。精神分裂症最为明显,而自闭症、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和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也与细菌、病毒或寄生虫感染有关,无论感染是发生在子宫内、儿童期或成年以后。有些感染会直接影响大脑,另外一些则会触发免疫反应,干扰大脑正常发育,甚至误导自身免疫系统攻击大脑细胞。

当弗莱格加入研究小组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了被感染老鼠的怪异之处。这些老鼠更活跃,不那么谨慎,更有可能进入开放空间。当伦敦帝国学院的寄生虫学家乔安妮·韦伯斯特引入了猫的气味时,事情变得更加诡异了。韦伯斯特将被感染的老鼠放入有不同气味的区域,比如猫尿、兔尿和老鼠自己的气味。老鼠对猫的气味十分着迷,研究人员称之为“致命的猫科动物吸引力”。

一旦科学家弄清了感染与精神失调症之间的关系,就有望开创精神病预防的新纪元。绝大多数急性病例中,只需要简简单单的疫苗或抗菌药物就可以在大脑受损前消除感染。至于免疫系统引起的精神错乱,我们可以开发新的药物,抑制免疫反应对大脑的影响。即使无法做到以上的程度,我们对精神病的复杂病因了解越深入,在应对的时候就会更加从容。

你可能会说:“老鼠不是人!”但是黑猩猩比你可能认识的人更有人性。在2016年,加蓬的研究人员将被感染的黑猩猩和未感染的黑猩猩都带到有它们天敌——豹子气味的环境中。受感染的黑猩猩始终在研究这种气味,而非感染的黑猩猩却不那么热衷,但当科学家把它们暴露在狮子和老虎的气味中时,它们之间似乎没有区别。

早在1896年,《科学美国人》就刊登过一篇社论《精神错乱是由微生物引起的吗?》。这个问题看上去逻辑很清晰,既然微生物和其他疾病有关,那会不会也和精神错乱有关呢?文中,两名医生将精神病患者的脑脊液注射到兔子体内,兔子随后染病。他们因此得出结论:“特定形式的精神病”可能是由传染性物质所致,“与伤寒、白喉(diphtheria)和其他传染病类似”。

结论很奇怪:猫寄生虫正在改变宿主的行为,使宿主更有可能被猫科捕食者吃掉。2011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一项研究提供了另一个谜题,当时研究人员发现,老鼠体内的弓形虫激活了与性有关的大脑区域。猫的气味没有引起老鼠的恐惧,反而使它们兴奋起来。这的确是致命的吸引力。

20世纪30年代,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盛行一时,上述观点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冷遇。20世纪50年代,遗传物质DNA的发现,激发人们从遗传学角度寻找各种疾病的根源,其中就包括精神分裂症。一些论文指出,精神分裂症等疾病具有明显的遗传性,但基因并不能解释一切。大量研究发现,同卵双胞胎中,如果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另一个患病的几率只有50%。

在车流中放纵

因此,精神病可能是特定的环境因素与遗传基因相互作用的结果。科学家开始着手调查,从人们的饮食结构、生活习惯,到父母的抚养方式、地理位置,旨在证实上述推论。直到1973年,
E:富勒:托雷(E. Fuller
Torrey,现在是美国马里兰州斯坦利医学研究所的精神病学家)在英国的《柳叶刀》(Lancet)杂志上发表论文,这个被搁置了几十年的观点才重新受到关注——微生物感染是否会导致精神病?

弓形虫对人类行为的影响直到2002年才被记录下来,当时弗莱格博士发现了一些证据,表明这种寄生虫正在改变人类的行为,就像它引导老鼠和黑猩猩宿主进入猫科食肉动物的口中一样。弗莱格博士注意到自己的一种行为差异,他倾向于对汽车喇叭视而不见,他也开始肆无忌惮地横穿马路。因此,他通过分析交通模式找到了自己被感染的第一个证据。

此后20年,有几个“游手好闲”的科学家开始潜心研究感染与精神失调症状之间的关系。随着研究逐渐深入,他们的发现越来越多。

受感染的司机在车祸后发现自己从人行道上爬起来的可能性是原来的2.6倍。弗莱格博士将人类的冒险行为与老鼠和黑猩猩的行为进行了对比,发现他们之间有很大不同。这是第一个表明我们认为无害的、完全在我们控制之下的寄生虫,实际上却在影响着我们。这似乎有点儿阴谋论的迹象。

对精神分裂症的研究结果最引人注目。超过200项研究表明,在冬天和春天出生的孩子,患神经分裂症的几率比平均水平高出5%~8%。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是因为病毒在寒冷、干燥的冬季更容易流行。

人类曾经也是猎物

2004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精神病学家艾伦:S:布朗(Alan S.
Brown),分析了从1959年到1966年间收集的189名孕妇的血液样本,其中有64人生育的孩子后来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怀孕期间,孕妇多次抽取血样,这样布朗和同事就能清楚地知道,她们是否感染以及何时感染上流感。布朗解释说:“研究表明,如果孕妇在怀孕的早期或中期感染流感,子女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会是正常情况的3倍;如果流感发生在怀孕的头3个月,几率则会猛增7倍。”

弗莱格博士曾接受媒体采访,深入讨论过他的工作,他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以解释为什么人类也是这个循环的一部分。乍一看,这似乎没有多大意义。你最后一次听说有人被猫吃掉是什么时候?除了偶尔有传闻说猫在主人死后吃了他们,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2001年,布朗在另一项研究中发现,1964年美国病毒性风疹流行期间,感染了该病毒的母亲所生下的孩子,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比其他孩子高出10倍。如今,大多数孩子都接种了风疹疫苗,这种传染病的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布朗还发现,神经分裂症与刚地弓形虫(Toxoplasma
gondii)有关,这是一种单细胞寄生虫,大约有40%的人通过饮用或食用受污染的水源和生肉感染。他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刚地弓形虫抗体(人体免疫系统的卫士,它们的出现意味着正在发生或先前发生过感染)在母亲血液中的含量增高,后代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几率将是正常情况的2.5倍。

但是弗莱格博士说,我们曾经是一种完全可行的工具,可以帮助弓形虫重新回到猫宿主身上。在世界的某些地方,这种情况依然发生着。弗莱格博士称,几千年前,那些在黑暗中发光的眼睛是非常危险的,而弓形虫对我们的影响是让我们更有可能被狮子或老虎吃掉。

对精神分裂症而言,上述例证极具说服力。但产前风疹和几种疱疹的感染,与自闭症、躁郁症,甚至阿尔茨海默病等精神失调症的关联并不明显。目前发现的感染与精神病症状的关联,仅仅是“关联”而已,还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一定是感染导致了这些疾病。因为携带精神病致病基因,也可能让人患病。

弗莱格博士表示,他在针对受感染人群和非感染人群进行的人格问卷中发现了证据。他说,受感染人群对森林或最黑暗的夜晚恐惧更少。换句话说,他们成为夜间捕食大型猫科动物的首选猎物。

但动物试验还是为“产前感染影响后代大脑”这一理论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2003年,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生物学家保罗:H:帕特森(Paul
H.
Patterson)的研究表明,怀孕期间感染流感的孕鼠所生的后代,在探索新事物的时候,以及在与其他老鼠的交流中,要比正常的老鼠胆怯得多。它们身上还出现了神经发育中断迹象:尸检报告显示,它们的神经元分布与同类存在巨大差异。

性别差异

越来越多的证据让专家开始相信,产前感染与精神失调症的确存在因果关系。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这些感染如何影响胎儿的大脑?

弗莱格博士还发现,弓形虫并没有完全改变人类的所有行为。他称,受感染的女性更有可能变得更外向、更友好、更符合道德标准。另一方面,受感染的男性变得更谨慎,更容易嫉妒,也更有可能打破或扭曲规则。

尽管胎盘可以保护发育中的胎儿(在母体和胎儿之间传输养分和废弃物,防止两者血液混合),但它还是拿一些微生物没有办法。刚地弓形虫在感染初期或急性感染期就具备跨越胎盘屏障的能力。如果怀孕初期的急性感染不加以治疗,就会导致严重的先天缺陷或流产。然而,科学家对怀孕晚期的急性感染和潜伏感染的影响还不是很清楚。在潜伏感染的情况下,寄生虫安静地在体内“冬眠”,而不会跨越胎盘。布朗的抗体研究表明,这些曾被认为无害的感染也可能导致精神分裂症。

这些反应是截然相反的,但弗莱格博士认为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说,这种寄生虫可能与人们对慢性压力的反应方式相互作用,而被感染者性格发生逆转并不令人感到奇怪。他说,由于男性在压力大的时候往往会退缩,而女性往往会伸出援手,这种寄生虫可能会让宿主承受极大的压力,而周围的人只是看到了这种情况的外在表现。

大脑里有一层被称为血脑屏障的保护膜,可以将脑细胞与身体其他部分隔开。刚地弓形虫是少数能够穿越血脑屏障的微生物。它一旦进入大脑,就会影响宿主的行为。受到感染的大鼠和小鼠不但不怕猫,反而喜欢和猫接近,结果自投罗网。这时,刚地弓形虫就如愿以偿——因为它只能在猫科动物体内进行繁殖。刚地弓形虫一旦进入人体,也能对人的个性产生细微的影响,使宿主更加神经质、没有安全感:男性会变得更谨慎,而女人则变得更友善。

影响有好有坏

这种寄生虫可能是通过影响脑内特定化学物质的浓度来激发这些行为的改变。比如一项研究发现,刚地弓形虫会增加多巴胺的生成。多巴胺是一种重要的神经递质,在多种大脑过程中发挥作用,包括运动行为、睡眠、注意和奖赏。在胎儿体中,多巴胺水平的改变会严重破坏正常的大脑发育。而科学家们早已知晓精神分裂症与脑中特定部位的多巴胺过量有关。

这些听起来都不是很好,对吧?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行为,这种想法是很可怕的。但更多的研究表明,几乎不可能知道弓形虫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来自德累斯顿大学的安-凯瑟琳·斯托克认为:“弓形虫干扰了大脑的化学反应,但是寄生虫本身并不想伤害别人,它总是作用于同一机制。只是人类很少被猫捕食,这对它实现目标没有帮助。”

潜伏性感染同样与胎儿患精神分裂症的概率有关。但在这种情况下,刚地弓形虫不会跨越胎盘屏障,不会直接影响到胎儿大脑。流感与精神分裂症的关联同样难以理解,因为流感通常不感染胎儿。这样看来,应该还有其他机制在发挥作用。

这意味着,弓形虫对人类的影响是相当分散的,但它与患心理疾病几率增加关系密切。不过,斯托克的研究也显示出许多积极影响。她的研究小组发现,受感染的人在需要对变化的刺激做出反应时,反应速度会更快。同时也有证据表明,弓形虫会增加多巴胺的数量,这是让大脑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在老鼠身上,这让它们特别易于受到猫的吸引,但在人类中则更为复杂,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

一些研究表明,感染本身不会中断大脑发育,而是由感染引起的身体免疫反应影响到了神经系统,并造成伤害。“当免疫系统被激活时,它会影响到大脑功能,进一步影响情感和行为反应。”麦迪逊威斯康星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弗:L:科(Christopher
L. Coe)解释道,他的研究领域是心理和环境因素对免疫系统的影响。

充满敌意的搭便车者

回想一下你在因流感而病倒前一天的感觉。“你会觉得很难受,全身疼痛,没有食欲,极度疲倦,”科说道。其实让你有此感受的并非流感,而是流感引起的免疫反应。科认为:“你正感受着细胞因子的作用。”细胞因子指的是由多种细胞,包括免疫细胞为传递信号而生成的小分子。

研究人员实际上已经发现了弓形虫感染临时宿主的过程。墨尔本的科学家发现,这种寄生虫劫持了一种健康的人体细胞,从而创造出一种可以在休眠状态下生存的“堡垒”。这个细胞将蛋白质释放到人体细胞中,然后操纵此人的化学物质储存淀粉,就像冬天冬眠的熊。

细胞因子在感染期间大量生成,但功能并不仅限于免疫系统,它们对大脑发育同样重要。当科学家们将细胞因子加入实验室的培养细胞中时,细胞的生长出现了异常。“我们知道,高浓度的细胞因子会干扰细胞生长和细胞之间的连接。”科说道,“那么,母亲的感染真的就是这样影响到发育未全的胎儿大脑,从而埋下精神病祸根的吗?”

幸运的是,我们的免疫系统至少在健康的个体上保持着这种状态。科学还在研究一些精确的机制,但是他们知道一个健康的免疫系统会在弓形虫的“小口袋”里形成囊肿。伦敦帝国学院的韦伯斯特表示,由于囊肿和一种特殊酶的增加,多巴胺增加是可能的,而这种酶在囊肿和多巴胺的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囊肿对周围的脑组织有什么影响还不完全清楚,至少现在还不清楚。

根据科的研究,事情很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孕妇的免疫反应可以影响到胎盘的功能。胎盘的任务是向胎儿传送激素和营养物质,但当母体正与感染作战时,胎盘的行为似乎稍微起了些变化。在一些情况下,它会促使胎儿自身生成细胞因子;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母体的细胞因子也会跨越胎盘屏障。“这看上去就像一种混响或是一种和声——于是母亲的反应导致了胎儿的反应,即便那并没有病毒,”科解释道。

还有其他能控制思维的生物

大量研究都支持细胞因子起关键作用这一理论。科学家们在对几十年前收集到的孕妇血液样本,以及她们业已成年的孩子的精神病学体征进行了详细比对之后,发现在那些生下易患神经分裂症孩子的母亲血液中,特定细胞因子(如白细胞间介素-8(interleukin-8))的浓度明显高于其他人。遗传研究发现,两个与精神分裂症有关的基因也与细胞因子的功能有关,而基于动物的研究同样支持这一观点。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帕特森(Patterson)最近进行了一项实验,在实验中,他向孕鼠体内注入了一剂量的人工合成双链RNA,而非流感病毒。虽然这种作为病毒遗传物质的分子本身并没有表现出像病毒一样的行为,但仍被机体识别成异质,并引发了免疫反应,同时没有其他与感染相关的效应出现。他发现经RNA注射的孕鼠的后代,其行为模式与经流感注射的孕鼠的后代极为相似,这表明真正影响大脑的是免疫反应,而不是病毒。

实际上,弓形虫并非控制思想的唯一寄生虫,还有许多拥有类似能力的生物,比如名叫Polysphincta
gutfreundi的寄生蜂。史密森尼学会的科学家们做了一系列实验,以观察这种寄生蜂在圆网蜘蛛生命周期中所起的作用,结果是非常奇怪的。

《自然》:研究证实基因变异可导致精神分裂症

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寄生蜂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来掩盖它们的茧。基本上,雌蜂会把卵产在蜘蛛身上,当它们孵化的时候,幼虫就会刺穿蜘蛛的皮肤,并以它们的宿主为食。在蜘蛛身上寄生的这段时间,科学家们认为寄生蜂幼虫还会给蜘蛛注入一种扰乱思维的化学物质,进而影响蜘蛛的蛛网结构。

英研制抗流感“超级”疫苗 一次接种终身受用

这些蜘蛛不再像往常那样制作精致的蜘蛛网,它们看起来就像受到糟糕LSD旅行的影响那样织网。一旦寄生蜂幼虫成熟了一点儿,蛛网也结成了,这时它就会杀死蜘蛛,把它扔到一边,在蛛网中心建立茧。寄生蜂完全成熟、孵化后,整个循环又再次开始。从没想过会为一只蜘蛛感到难过吧!

寄生虫不会让你疯狂

你可能听说过弓形虫,它让人们更容易患上精神疾病,尤其是精神分裂症。这很可怕,但杜克大学2016年对1000多人进行的调查研究显示,被寄生虫感染和患精神疾病之间没有联系。在他们的样本组中,大约28%的人被感染,并且最终感染和智商、抑郁症、精神分裂症、驾驶犯罪、事故指控或刑事犯罪之间没有相关性。

其他的研究也不支持弓形虫感染和情绪障碍之间的联系。伦敦大学学院也研究了这样一种说法,即当猫出现在有孕妇或孩子的家中时,孩子更容易患上精神疾病。对爱猫者来说,一个好消息是:在5000人的样本池中,养猫和精神疾病或损伤之间没有联系。

不可否认的是,猫在这种奇怪寄生虫的生命周期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CDC认为,人们完全没有理由放弃养猫,即使有人待在家里或者正在计划怀孕。不过,他们确实建议孕妇不要再去清理猫砂盒。CDC还说,几乎没有可能通过抚摸被感染的猫就被弓形虫感染,因为它不是由毛皮传播的。

所有这一切都为爱猫者养猫提供了绝佳理由,CDC称猫是通过食用携带这种寄生虫的小动物而被感染的。寄生虫通常会老实地待在猫的身体内,问题就像不存在那样。由于猫是弓形虫生命周期的重要部分,它们只能在感染后的两周内传播。在从猫体内被排出后的1到5天内,这种寄生虫就会死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